Tag Archives: 八邦寺

八邦寺简介

八邦寺,全名八邦圣教法轮寺,为藏传佛教噶举派在康区的主寺,与西藏楚布寺并称为噶举派两大胜地。八邦寺意为「吉祥寺」。据史书记载,八邦寺创建南床高宗时期,至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

——————————–

以下源于网络,八邦寺主页:

八邦寺全名:八邦圣教法轮寺,位於东藏康区德格八邦,海拔大约3900公尺。八邦寺位於莲花生大师於多康地区曾经加持的二十五处圣地之一~功德意地的前方,也是马尔巴大师授记為佛教兴盛吉祥宝聚之地。『八邦』的意思是『财富集中,人杰地灵之地』,八邦寺周围环境优美,三山环绕,有『三象戏水』的美传。

西元1727年(藏历第十二胜生周火羊年),28岁的第八世广定大司徒巴丘吉炯涅在德格土司的大力赞助下开始创建八邦圣教法轮寺,经过两年修建,完成大殿与25间僧房。八邦寺建成后,歷代广定大司徒巴成為德格土司的根本上师。

第九世广定大司徒巴贝玛寧杰与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於八蚌寺分别新建及整修上、下部闭关禪修院(即尼古六法闭关中心和那洛六法闭关中心)。八邦寺成為马巴噶举和香巴噶举两个传承的中心。

西元1927年(藏历胜生周火兔年),第十一世广定大司徒巴贝玛旺秋扩建八邦寺大殿,新建和修缮下部闭关禪修院、佛学院以及印经院。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巴登钦哲扩建了上部闭关禪修院,并新建噶绕经堂。西元1959年以前,八邦寺的分支寺院至少有180多间,有茶园、米田,盐地、牛羊马牲畜、牧草场等大量资產。

西元1959年新中国成立后,1981年左右,四川省人民政府在前世班禪喇嘛建议下,批准八邦寺為四川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藏传佛教寺院之一。“四反运动”时期,大殿依然受到政府保护,虽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八邦寺受到严重破坏,但进寺朝拜者仍未间断。西元1983年重建下部修行院,1984年19位喇嘛与金刚上师耶希炯涅开始开放后第一届三年三个月闭关。西元1987年(藏历第十七胜生周火兔年)完成上部修行院竣工。西元1989年(藏历土蛇年)重建五明佛学院。

八邦寺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它的建筑集合了藏族民居的特色及藏族的绘画、雕塑為一体,佈局多样化,相当富有空间变化。主寺大殿高达40米,是仅次於布达拉宫的单一西藏建筑。八邦寺的文物收藏也相当丰富,几百年来八邦寺高僧辈出,累积眾多五明论著及作品。

八邦寺仍有一些殿堂在有限的经费下缓慢的进行整修,由於八邦寺建筑及艺术特色,八邦寺被世界古蹟基金会列為全球100个亟待整修的古蹟之一;目前,八邦寺大约有佛学院学生约200名,闭关喇嘛约40-50名,修法的喇嘛及散居周围房舍的喇嘛共约300名。

在2005至2011年间,在第十二世广定大司徒巴的亲自领导和策划下,在桑滇仁波切的辛勤努力下,在台湾、香港、大陆及海外信眾的慷慨支援下,八邦寺在经基本完成了林卡供玛上大殿和第八世大司徒舍利塔大殿的重建工作。2011年10月,桑滇仁波切根据第十二世广定大司徒巴的指示,承担起重建八邦寺大印经院的重要工作。

八邦寺

八邦寺

——————————————

大司徒及传承

西藏的世系传承,或曰一位转世喇嘛的传记,通常都包含有这位转世者的传承及歷史,因為当今之世的色身,只是暂住於另一个不同的身体,而他已经证悟的本质是相同的。事实上在西藏的传统里,有数百位的「祖古」被认证,每一座寺庙不论其规模大小,通常都会有多位祖古驻锡在那里。其中有些转世喇嘛,因其崇高的地位,对他们常住之处及行脚的区域,会有相当程度的影响。泰锡度(Tai Situpa)仁波切在转世的谱系里,已是第十二世,他的谱系可溯及超过千年之远。他的歷史,是东藏,特别是康区(Kham),在宗教与学术发展中,不可缺的一部份,康区也就是他的主要驻锡寺庙八蚌寺(Palpung)所在之处。

 

他的歷史可以回溯到冠予「泰锡度」这个头衔之前的式祖古系统,也就是印度「大成就者」(Mahasiddhas, 即great accomplishers)的年代,这些大成就者以他们的圣行及神蹟而出名。依据传统,泰锡度是弥勒菩萨(Maitreya)的化身,即未来佛,从释尊的年代开始,他曾多次以印度与西藏瑜珈士的外像化现。传记中所记载的大成就者,是以多必巴(Dombipa)化现,多必巴是摩揭陀国(Magadha)的国王,也是扉入帕的弟子,是一位圣者,在他未放弃一切选择在荒野中的修观生活之前,他已经密秘的修持密续达十二年之久。他的另一个化身是登玛﹒策梦(Denma Tsemang),是莲花生大师二十五位主弟子之一,他以超人的记忆力称著。玛尔巴是西藏最早的重要转世者之一(1012-1097),如前文所述,他到印度去取经,带回了那洛巴的传承,和一些其他的教法,以及他所翻译的经文。他总计去了三次印度,他的传记是今日佛教行者所最感兴趣的。他是位有家室的人,是一位农夫,在各方面他都算是个坏脾气的人,当他的爱子早夭之时,他经验到人世的无常,但是此间在他贤慧的妻子达妹玛(Dagmema)的协助下,他仍努力整合学术与实修两者於他俗世的日常生活之中。

 

卓贡‧雷千(Drogon Rechen, 1148-1218)的转世再来,為泰锡度与噶玛巴之间搭了一座衔接的桥梁,这个连繫到今天都仍然维繫著,卓贡‧雷千是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Dusumkhyenpa)的根本弟子之一,从那个时候开始,噶玛巴与泰锡度两位高境界的转世喇嘛,就持续维持著上师-弟子的交互关系,因此,使噶玛噶举传承的教法与实修法门,得以用此方法绵延不断的传下来。这已经变成惯例,由噶玛巴来认证泰锡度,并成為他主要的上师;再由泰锡度来认证噶玛巴,将传承再传回给噶玛巴。

 

玛尔巴身后的另外两位转世瑜珈士,亦有相当高的证量,他们是耶喜‧寧波(Yeshe Nyingpo)及仁够瓦(Ringowa)。耶喜‧寧波是殊胜的第二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希(Karma Pakshi)的弟子。另一位转世者是一位中国的皇帝,他有超凡的精神力量,他的名字叫做「太祖」(Tai Tsu, 译者按︰可能是指明太祖),他是第五世大宝法王德新‧谢巴(Teshin Shekpa)的弟子,他具有天眼(Clairvoyant),能够看到他老师头顶上的宝冠,这是常人之眼所见不到的,所以他製作了一顶形状与他所见到的宝冠相似的宝冠,献给噶玛巴,并且请噶玛巴戴上此宝冠,如此就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并且由於看到象徵内在高度证悟的宝冠,而能由此获得助益。这个献贡,成為「黑宝冠冠仪」(Black Crown Ceremony)传统的起始,从此噶玛巴以此闻名,而且此一冠冕仪式一直延续到今天。

 

却吉‧嘉辰(Chokyi Gyaltsen, 1377-1448) 是第一位拥有泰锡度头衔的转世者,是在西元1407年,由中国明朝的永乐皇帝所给与的名号。中文的完整名号相当的长,一般只取缩写的「广定泰锡度」(Kuang Ting Tai Situ),代表它的要点,意义是「崇高的、不可动摇的、伟大的大师,是指令的持有者」。却吉‧嘉辰是第五世噶玛巴的一位亲近弟子,噶玛巴认命他為噶玛贡寺(Karma Gon)的首席教师,此寺乃是噶玛巴当时的主要寺庙,座落於东藏。

 

 

第二世泰锡度塔西‧南嘉(Tashi Namgyal, 1450-1497),是第六世噶玛巴认证并主持冠冕的,噶玛巴后来还将噶玛贡寺交到他手中。噶玛贡寺(建於西元1185年)以它的图书馆闻名,里面收藏了许多梵文的经典,和装饰这些经典的精緻艺术品,直到它最近才被破坏之前,它提供了独具的最好的西藏雕刻品、塑像、绘画,及学术。它是噶玛巴最早的驻锡地,是由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1110-1198)所建。

 

第三世泰锡度塔西‧巴就(Tashi Paljor, 1498-1541), 和第四世泰锡度仁波切却吉‧枸恰(Chokyi Gocha, 1542-1585), 继续做利於噶玛贡寺的事业,以及利益东藏地区他影响所及的其他寺庙。锡度‧塔西‧巴就认证了第八世的噶玛巴米却多杰(Mikyo Dorje, 1507-1554), 且成為他的主要老师之一,而第八世大宝法王后来又成為第四世泰锡度仁波切的老师。

 

却吉‧嘉辰‧帕桑(Chokyi Gyaltsen Palsang, 1586-1657) 是第五世的泰锡度仁波切,是被第九世大宝法王妄去‧多杰(Wangchuk Dorje)所认证出来,他為泰锡度仁波切行红宝冠(Red Crown)的冠冕典礼,以表彰泰锡度仁波切在精神方面的高度成就。第五世的泰锡度仁波切,在噶玛巴离开西藏到中国去的时候,建立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叶摩吉寺庙(Yermoche Monastery),又替其他现存的寺庙加盖了一些建筑。

 

泰锡度‧米放‧却嘉‧热添(Mipham Chogyal Rabten, 1658-1682)是第六世的泰锡度祖古,典籍里记载道,他是一位具有神通的瑜珈士,此点对於当今唯物论者的心灵,似乎太神奇,譬如︰以阳光来穿念珠,在石头上留下足印等等。

 

第七世泰锡度仁波切玛维‧寧玛(Mawe Nyima, 1683-1698), 是林(Ling)国王的儿子,他在早年便捨报了。

 

在所有的转世里,第八世泰锡度仁波切却吉‧炯聂(Chokyi Jungne, 1700-1774), 到目前為止,最特别的一位。他是位具高度内明的智者,一位梵文的学者,一位医生,和一位创新的唐卡(Thangka)画家。当他还是位小孩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位聪明的学者,而且,以具有正确预知未来的能力而闻名。西元1727年,他在德给(Dege)建立了八蚌寺(Palpung), 后来该寺成為泰锡度仁波切的驻锡地,他与第十二世噶玛巴絳典‧多杰(Changchup Dorje)一起被邀请到中国,但他留下来照顾寺庙。当噶玛巴与第八世夏玛(Shamarpa)仁波切,在中国相继逝世之后,却吉‧炯聂除他自己的寺庙外又担负起噶玛巴寺庙的责任。他成為第十三世噶玛巴堆督‧多杰(Dudul Dorje)、第九世夏玛仁波切,和德给国王天巴‧策应(Tenpa Tsering)的老师。德给国王请求却吉‧炯聂重新印行《甘珠尔》及《丹珠尔》,所以在国王的支持之下,第八世泰锡度仁波切於伦住天(Lhundrup Teng,译註:即德给的首府)建造了德给印刷厂(Dege Printing Press),在那里印製的法本与经典品质非常高,甚至到现代都被重印,保存在世界各地的西藏文献。却吉‧炯聂同时是一位语言学家,他教授梵文、尼泊尔文(Nepali),和中文,他的藏文文法著作,到今天仍被使用著。第八世泰锡度仁波切曾到西藏、尼泊尔,和中国各地旅行,他有许多关於天文学、医学的著作,他建立了绘画与水彩画的风格,并由他的学生继续发展和传递下去。八蚌寺本身成為西藏最重要的寺庙中心之一,它自己发展出独特的学术与艺术传统,照耀到其他较次要的寺庙,地点远及新疆、云南、青海,和四川。在德给王的赞助之下,除八蚌寺之外,他建立了许多寺庙。

 

锡度‧却吉‧炯聂对当时在许多寺庙散播的偽善及贪婪有很直率的批评,他对这些自己破了戒的人感到痛心,这些人為了利用他人赚取利益和美名,而牺牲掉自己的慈悲心!他在一首诗里描述这些人犹如「佯装的上师」(charlatan gurus),他们「证得了十四根本堕落的悉地(siddhi, 意译為成就)」,还有「漫无目的的种下了地狱的种子」。却吉‧炯聂是学生的精神导师,学生们后来有许多也成為大师。他在圆寂前,很详细的预言了他下一世再来的情况。

 

第九世泰锡度仁波切贝玛‧寧杰‧汪波(Pema Nyinje Wangpo, 1774-1853), 在很小时候就通达了各种学术训练,八蚌寺的学术风气,在他的影响之下,促进了佛教思想的再兴。他认证了一位内在心灵伟大的小孩,后来成為著名的蒋贡‧康楚‧罗卓‧泰耶(Jamgon Kongtrul Lodro Thaye), 也就是十九世纪复兴,现在称做「利美」(Rime)运动,或称 「不分宗派」运动的发起人。蒋贡‧康楚‧罗卓‧泰耶(1813-1899) 是西藏歷史中真正很卓越的学者之一,他吸收各个不同教系的殊胜知识,从他出生的苯教家庭的苯教法教,到他所转世的其他教系的法教,他都去学习。锡度‧贝玛‧寧杰具有认证天才的能力,并且他还教养他们,他做这些事是从来不分派系的,而在当时派系是很分明的。结果,在他身边,有一些当时最高尚的心灵者围绕著他,他是第十四世噶玛巴主要老师之一,他与瑜珈士秋吉‧林巴(Chog gyur Lingpa)及蒋扬‧钦哲‧汪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关系密切,他们后来成為寧玛与噶举传承中的重要人物。第九世泰锡度仁波切,将他一生最后的三十年,花在长期闭关修行上,在当时,他常常令他的僧眾感到惊讶,因為他似乎无远弗届的,可以在闭关之中掌理寺庙里的事务。有个故事是记载他怎样告诫一位出家眾不要饮酒,令这位僧侣大吃一惊,因為他很自然的以為他已经掩饰得很好,最起码他应该不会被闭在关房内的顶头喇嘛察觉才对。

 

锡度‧贝玛‧昆桑(Pema Kunsang, 1854-1885) 是第十世的泰锡波仁波切,是由他前一世的学生,第十四世大宝法王及蒋贡‧康楚‧罗卓‧泰耶所认证及冠冕的,他将这相形之下较短的一生,用在瑜珈士的修行上,由禪修当中他开展出许多特殊的能力。

 

 

第十一世也就是最近的前世泰锡度仁波切,贝玛‧汪却‧嘉波(Pema Wangchok Gyalpo, 1886-1952),是另一位负盛名的转世者,他有许多神通,且作品丰富,他确实是位很特别的人物。还活著并记得他的人,还不继的谈说他的軼事,他是如何如何严苛、坚定的持守戒律。他拓展了八蚌寺,八蚌寺在当时已是管理精神与俗世需求的中心,照顾中藏与东藏不同郡县的十三所寺庙。他的代表,被派到各个区域,去处理种种行政与宗教上的事务。他自已则不断的四处旅行教学,并為一百八十几所庙重整戒律及法教。由於他对寺庙财產严格看管的名声,使得每个人对他都很敬畏,他对於犯错者,会毫不迟疑的给与惩罚。他没有见到第十五世噶玛巴的预言信之前,就认证出了第十六世的噶玛巴,那封信被一位畏惧锡度‧贝玛‧汪却的逃亡僧侣抢走,最后,当那封信被找到展示之后,证实了泰锡度仁波切认证的祖古正确无误,且每个细微处都相合。第十一世泰锡度仁波切,是第十六世噶玛巴的主要老师。

 

当今的泰锡度仁波切贝玛‧通永‧寧吉(Pema Tonyo Nyinje),生於西元1954年,是藏歷的男性木马年,地点是东藏德给地区的白玉(Palyul),刘姓务农的家庭。他的诞生,伴随著引人注目的徵兆,这些徵兆都是高境界转世喇嘛所见的,包括被第十六世噶玛巴认证。当噶玛巴感应到第十二世泰锡度仁波切就要降生的时候,他正巧与达赖喇嘛造访北京,於是他写了一封信,清清楚楚的描述其父母亲的特徵及所住的地点,那封信,伴随著诞生时无误的徵兆,一些不寻常的物理现象,诸如屋内的彩虹和地震等等,使得他们正确的认证了今世的泰锡度仁波切。在十八个月大的时候,他就被护送著进了他自己的寺庙,八蚌寺,依传统由噶玛巴為他行冠冕仪式。当东藏政局危急的时候,他被带到噶玛巴的主要寺庙,位於中藏近羊八井(Yangpachen)之处的祖普寺(Tsurphu),接受他此世第一次的红宝冠冠仪,这是从第九世大宝法王為第五世泰锡度仁波切加冕红宝冠之后,就一直延续下来的传统。他在祖普寺住了一年,在五岁的时候,他离开了西藏,与他的随从到了不丹(Bhutan),在那儿吉美多杰国王(King Jigme Dorje),与母后(Queen Mother)曾是前世泰锡度仁波切贝玛‧汪却的弟子。后来他又到了锡金(Sikkim),它住在干托(Gangktok, 锡金首都),一直到他感染肺结核為止,那时他搬到了大吉岭(Darjeeling),那里离医疗单位较近。他在病癒之后,回到锡金,这次是到隆德寺(Rumtek Monastery),在那里他接受了噶玛巴照顾,并在噶玛巴的指导下,接受正式的宗教训练。

 

当今的泰锡度仁波切还是位孩童的时候,虽然曾是大寺庙的领袖,却必须為他自己和他的少数随从奋斗谋生,因為突然间他们都成了印度的难民,他和他的三位僧眾,几乎无以為继,直到美国一个救难机构提供年轻喇嘛资助。诺拉‧玛克盖蕊(Nola McGarry)是他美国的养母,提供他的生活所需,直到他长大,她以写信的方式或寄书给他读,来鼓励他学英文,直到1982年她才见到他,也就是在他第一次美国开示之旅时。

 

在二十二岁时,泰锡度仁波切就被授命建立自己的新寺庙,是德给与纳千(Nangchen)地方的弟子们供养给他的土地,在噶玛巴的祝福与鼓励之下,他离开锡金到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是北印度喜马拉雅山区的一个州,在那儿,他在山丘的森林地建了一些营帐,是靠近帕兰波(Palampur)的地方,比邻藏人社区比尔(Bir),他开始「智慧林」(Sherab Ling, 音译為「雪乐林」)寺庙的建筑。

 

五年来智慧林慢慢成长,和僧侣在一起的还有一小群西方的学生,有些人则赞助闭关关房的建筑,有了关房,人们就可以在泰锡度仁波切的领导下,进行严谨的闭关禪修。他在1981年第一次访问西方,是到苏格兰的三昧耶林西藏中心(Samye Ling Tibetan Centre)讲学,他第一次的美国教学之旅是1982年,他曾非正式的到过美国一次,是在十六世大宝法王於芝加哥圆寂之时去的,那是1981年11月份的事。他也到东南亚讲学,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事业就分為国际性的教学之旅,及他自己在喜马偕尔邦小山上的寧静寺庙两部份。

 

他的角色除了是一位佛教僧侣、老师,和寺庙颁导者之外,泰锡度仁波切还特别关心世界的和平,因此有了1989年「唤起和平的朝圣之旅」活动,那是一次集世界宗教颁袖与人权组织代表於一堂的活动,他们努力慢慢发展出实际的方法,使人们能主动的去开展自己内在与外在的和平。他想将佛法的道理与别人分享,这使得他他在1983年,成立了弥勒学社(Maitreya Institute),在这个讨论会里,各种不同精神发展的领域,可以被探讨,彼此分享,透过艺术、哲学、心理学和治疗艺术,是不分派系,也没有宗教歧视的。

 

第十二世泰锡度仁波切以及特有的书昼方式阐释大手印等佛法深意,这些锡度之作,一经出版即被世界弟子争相请购收藏。泰锡度仁波切的一贯思想是要将一切有用的,但非常深奥的佛法思想,提炼淬取出来,经其以现代人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使那些艰涩难明之佛理可以应用到我们每天的生活之中,不仅佛教徒,甚至非佛教徒,都一样可以理解,并获益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