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乌兰巴托的夜

书单+歌单+乌兰巴托的夜

听歌的人啊 要给歌儿 一条命

看书的人啊 主要给书 一对眼睛

一切都在朝着剧情发展

付出了 才会有神奇的收获

两个字:死磕!!!!!!!!!!!!!!!!!!!!!!!!!!!!!!!!!!

———————————————————-

 

今晚夜骑

目的地

城东某桥头

小猫同学说等我回去了 请我吃大席,那谁陪我喝大酒呢??????

距离终点很近的时候,反而觉得轻松了。。。

只是终点也是个起点 是我想多了。。。。必须承认。。。我想象的都是美好的,突然发觉自己患上的强迫症,而且有选择性障碍,语言障碍,身体也不好,tnnd的,升华的时候能留个全尸么?

————————————————————————————————————–

在海边班格璐里面,有一条小船

小船载着我去看海

有一天

船没了

我也再也没有回来。。。

——————————————————————————————————————

歌单:拼错了的是因为单词记不住了

nick young

edton john

gogo doll

No douth?

古典

bob dylon\\\

张惠妹

林志炫

赵传

————————————————————–

仔细听hope you never grown old

yeah ,never  ever grown old!!

—————————————————————–

TMD昨天睡觉一身汗,别人空调的滴水声都可以和下雨一样的。。。。

—————————————————————————————-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

那么静

如果今夜你喝醉了酒

一定要听听乌兰巴托的夜

连凤都不知道

不知道

 

 

 

 

 

 

乌兰巴托的夜

乌兰巴托的夜》也叫《乌兰巴托之夜》,原为蒙古民歌。左小诅咒的《美国》为电影配乐专辑。其中《乌兰巴托的夜》为贾樟柯电影《世界》的主题曲。歌曲名从《乌兰巴托之夜》改成为《乌兰巴托的夜》大概是“之”“乎”“者”“也”这类词太书袋气,不是左小诅咒的风格。

乌兰巴托的夜》的编曲杂乱而自由,配器中有人声,器乐声,电子合成声,在这里它们各自独立,在左右声道上左穿右换。音阶几近随机,往来穿插。曲是曲,唱是唱,它们离开了还是它们,左小诅咒这么的唱来,不顾曲的唱来,醉酒呢喃的唱来,没有思想,没有强调,没有怂动,只有一个醉汉的不知道夜的静,不知道风在吹的静。中国的词汇在这里无限可能的分化开来,“云不知道,我不知道”,“云不知道我,不知道”,“云,不知道我不知道”,“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个痴人手扶着风,如膀着故友的肩,唤着:“慢些走”的唱着。

穿越旷野的风啊
你慢些走
我用沉默告诉你
我醉了酒
漂向远方的云啊
慢些走
我用奔跑告诉你
我不回头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连风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连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游荡异乡的人啊
在哪里
我的肚子开始痛
你可知道
穿越火焰的鸟儿
不要走
明知今夜疯掉的
不止一个人
————————————————————-

如果你醉了酒,在夜里,如果你醉了酒,在夜里,还醒着。你就听听《乌兰巴托的夜》吧。那么静,那么静。-douban

 

最近在一直在听这首歌,听了N个版本,最后还是喜欢蒙语版,其他的都不错,我喜欢蒙古乐队的演唱版,我是草原的孩子,听了这首歌就想回家了。

最近又读起历史说来,这个和当年读吴先生的中国历史好多了,吴晗先生有着明确立场,只是当年没有这么领悟,现在发觉了,历史就是历史,就是给我们分辨的,特别是中国历史,读过大陆,香港,台湾,美国,综合起来才可以,哎,可悲了。

曾国藩,李中堂,袁世凯,北洋政府,新中国历史,太多太多纠缠不清,祝愿祖国繁荣富强,行开放之风,接轨世界,真正走进21世界,实现真正的大国复兴,国富民强,中国与世界脱节了近两个世纪了,回归吧,世界也需要你,诸君共勉吧。

 

今天听这首《乌兰巴托的夜》,想起了蒙古,想起了这段蒙古历史:

请参考维基百科:乌兰巴托

乌兰巴托始建于清朝崇德四年(1639年),原为蒙古喀尔喀部最大的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驻锡地。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哲布尊丹巴在其驻地设立城防,取名库伦,意为栅栏围起来的草场。在清代,库伦属于乌里雅苏台将军辖区,为土谢图汗部中旗驻地。

1911年辛亥革命后,八世哲布尊丹巴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宣布乌里雅苏台(外蒙古)独立,自立为皇帝。1915年,哲布尊丹巴接受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的册封,取消独立,改为自治。1919年,徐树铮率北洋政府军进占库伦,取消外蒙古自治。

在苏联的策动下,1924年,蒙古人民革命党推翻了蒙古王公和活佛的统治,脱离中华民国建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将库伦改名为乌兰巴托,并以其为首都。“乌兰巴托”在蒙古语的意思为“红色英雄”。现与台北、天津和首尔有友好城市关系。

[xiami s

乌兰巴托市民平均年龄非常轻,30岁以下的人口高达70%,有“世界上最年轻的城市”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