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希夏:

现居根据地成都,对希夏邦玛有着无尽的幻想,企盼路上的生活,单车,雪山,飞翔,运动,音乐,爱好广泛,近期目标: 重走318。

关于本站:

“希夏邦玛”是shishapangma的个人小站。

Shishapangma 又作希夏邦玛或希夏邦马,为西藏境内一座8000m+雪山,本猫心之所向,故选作ID,江湖又名唤小艾或阿九,现居四川成都。 旅游业从业者,工作是标准的旅行社工作,供职于四川一旅行社,个人确是十足的驴子一头,喜背包,爱单车,好攀爬,喜欢刺激的生活,自封”瞎飘”.倡导积极 健康的旅行方式,致力于为中国的旅游市场贡献一份力量,倡导有别于中国旅游市场的旅行方式,致力于带动周围一圈人按照个人的意愿去旅行,心之所想,心之所 向。打好行囊,准备上路吧。

何为江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这些还远远不够,我会体会侠骨柔情,风花雪月,即使无人会意,无人喝彩,也要给自己一个辽阔的想象空     -BIKETO车友

联系方式:gongfupanda@gmail.com ; support@shishapangma.net

M S N: shishapangma@live.cn

 

关于希夏邦玛Shishapangma):

西部旅行资讯网站:成都,四川西部,西藏,云南旅行资讯网站!

 

引用一篇文章,也许说明了希夏的一些想法,借用一句话: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自由奔放的灵魂(感谢磨坊LP悟空)


终于选定了这张照片做为我们的第一张明信片,也许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会是这张照片作为第一张?上面印着“放”字的小牌子究竟代表了什么?

记得2008年冬天,在西宁到拉萨的路上,韩寒曾问我:“这个牌子上印着放字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笑了笑,说这是放荡的意思,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从那时起,就一直有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到底什么是“放”?只是我们经常说的一句“放啊!”么?很久以后,我们赋予了它一句话——“这世界有高高在上的规则,也有自由奔放的灵魂”。

是的,自由奔放的灵魂。现在想来,也许当时是我没好意思回答韩寒,因为在我面前不仅是一个真实的一塌糊涂的人,更是一个忠于自己内心的人,他从没说过什么豪言壮语,却始终在一步步实践着某些让我们敬佩的东西,那个东西我觉得应该是一个追求真理的梦想。这个梦想不仅仅是他的,我相信那更是天下人的心愿…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片文章,名字叫“最最遥远的路”,是柴静写给白岩松的,文章里面说白岩松曾经提到了一首仓央嘉措的诗:“一个人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确实,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正视自己的勇气,我们或多或少都在逃避自己所不愿面对的事物。然而,也总会有一些人会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为什么他们会让我们有敬佩感?也许正是我们都坚信着这世界上一定存在着一种普世的价值观,只是很多人因为害怕而拒绝承认罢了。而我们,此时此刻,带着强烈而巨大的心愿,哪怕只是沿着一条相对固定的道路,开始向着一个公认的圣地进发。哪怕我们这只是都不想在活着的时间里,会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前两天蔡景晖来上海,正好也碰到了梅汁排骨,晚饭间谈及上海大火,我记住了一句话:“如果我们真想得到我们所想要的,就必须要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否则,无论这个目标多么正确,多么高尚,我们也不能实现。” 大家开始尝试探索是否有这样一条通往梦想的道路。我想,我们大家正是由无数个体的旅行者们凝聚在一起,然后把大家共同的梦想提了出来,我们不断的分享旅行的故事,为的只是在某一刻,你的某句话或某张照片,触动了某个和你毫不相关的人,从此,那个人开始了他追逐梦想的旅途… 我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天连旅行者都不再分享,那么或许他已出世,或许已经丧失了追逐真理的力量,也许那时的我们也就走到了尽头…

于是,从我们迈出旅行的第一步开始,这个世界的每时每刻都开始变的与众不同。我们决定放下一些无谓的东西,抬起双脚奋力向前。而对于每个旅行者,哪怕只是一点点力量,当这种力量越聚越多,相信我们终能找到这样一条路。就像照片里这个“放”牌背后的珠穆朗玛峰,其实照亮我们的并不是第三女神的海拔,而是那种精神在我们心中的高度。就像1924年在珠峰8100米处遇难的马洛里留给后人的那句——“Because it’s there.”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我们都要作好长跑的准备。

最后,我们在这张明信片的背后,写下了一句话

“我宁愿在通往天堂的路上跌跌撞撞,也不愿在四角的天空飞翔,我要挣脱拷住我心灵的枷锁自由的流浪,死也要死在幸福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