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消失的呢喃--稻城倾恋

分享到:

寻找消失的呢喃--稻城倾恋

我要讲的故事现在才是开始,本来我也以为这是结束,可是也许天上的父神知道我的情

怀,于是一段美丽的故事就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悄悄开始了——我在营地周围踟躇,一想起

明天就要失败而归,心情郁闷难言,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进入了我的眼眸。我

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站在隔壁帐篷的门口,黑黑的头发扎成可爱的马尾辫,一双美丽清澈的

大眼睛,白里透红的脸庞上洋溢着青春的光华,小小的嘴唇有些向上翘,带着浅浅的俏皮,

这完全是我少年时代的邻家小妹啊!我承认我多看了她几眼,她强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甚

至胜过了周围优美的风景。我很快又回到了现实中,这样优秀的女孩一般不会自己出来玩

的,果然,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走了过来,和她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一起回帐篷了,我扭

转头,黯然一笑,毕竟我不是18岁了。

 

晚上我们的帐篷成了娱乐中心,团友们爬山没有精神,但是打起牌来却是精神十足,一

排床位成了他们的战场,隔壁旅行团的导游女孩也走了进来,和我们的导游、司机又在我的

这排床位上开了一桌,几根蜡烛点了起来,帐篷里热闹非凡,人影瞳动,倒也别有一番乐

趣。只是我没有参战,独自走出帐篷,哇,好冷,又只有回来,唉。看着隔壁的导游女孩玩

的这么开心,我实在不想去打搅他们,睡觉又睡不成,那做什么好呢?我看着隔壁的帐篷没

有蜡烛,他们在做什么呢,拍拖还是在说悄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决定走进去,我鼓

起勇气在门口说:“我能进来吗?”黑暗中传来悦耳的女声:“请进吧”,我撂开门布走了

进去,里面很黑,但是还是看的到轮廓,我发现自己最先还是去搜寻傍晚看到的那个女孩,

她躺在床上,但是没有和那个高挑青年在一起,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她和那个男孩中间还有

一个女孩。帐篷里床铺都是相对分两排,我坐的这排有一对好象是恋人似的,对面就是那个

女孩和高挑青年以及我没有看到的女孩。

 

我们开始漫无边际的聊起来,我开始了解到他们的一些情况,他们其实是散团,来自四

个城市,两个恋人来自深圳,在这里能遇见老乡我很高兴;高挑青年来自上海,我不禁皱了

皱眉头;不认识的姑娘来自北京,邻家女孩却没有告诉我她从哪里来,但是我感觉到她在黑

暗中一直注视着我。他们之间都互相不认识,在成都参的团,但是我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好

象很融洽。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聊到了人生,聊到了宗教,也许到藏区的人都免不了会思考这个问

题吧。我很尊敬藏民的虔诚,但是我却是个基督徒,于是我和他们谈起了GOD 、BIBLE和信

主的道路,我对自己的信仰很坚定,但这往往和别人产生分歧。果然上海青年和我交锋了,

他很健谈,知识点也很丰富,应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模范青年,但是有一些傲气和优越感。

我潜意识里决定要教训教训他,因为我感觉到黑暗中我心仪的女孩在看着我。在信仰的问题

上我以前和别人讨论过好多次,上海青年一提出一个自认为很高深的论点,我就用更深刻论

据去驳倒他,他渐渐有些吃力了,慢慢的他改变了方向,开始附和我起来,不愧是上海人,

精明!人家伸出橄榄枝,我们也要有风度,目的既然已经达到,我和上海青年携手起来,聊

天气氛融洽起来。

 

邻家女孩开始和我聊起来,她告诉我她以前也看过圣经,我鼓励她再多去看看,看来我

的辩论起到了成效,这让我感到很高兴。不认识的那个女孩好象比邻家女孩要健谈,也主动

的多,第二天我才知道原来她是邻家女孩的亲姐姐,姐姐就是有姐姐的样子!正在聊着,做

饭的老伯送来了几根蜡烛,我用自己的火机点燃了,可是我却没有在自己这里放上一根,因

为我想这样大家都没有看到对方的样子,明天谁也认不出谁,记得住的只有对方的声音,然

后各奔东西,这样就很好。虽然我喜欢邻家女孩,我也清楚的知道人与人都是存在防备心理

的,我不想给别人心理压力,就让我把对她的喜欢留在那个美丽的傍晚吧。过了一会,我起

身告辞了,走出了帐篷,我感到很愉快,虽然明天我就要下山了,以后就见不到邻家女孩

了,但这何尝不是一种遗憾的美!我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这里却对我展开了讨伐,团友们对

我轮流轰炸,就好象我过去抢走了他们的女孩,最后他们一致决定把我轰出帐篷,到隔壁去

睡,而且指定要睡在邻家女孩的身边。咦,他们怎么知道?看来喜欢她的人不只我一个哟,

呵呵!最后我还是获准留下来睡觉,但是大家好象对我都很不满意,唉,男人的心理啊,龃

龉。

 

5月3日 不管,呼呼大睡,很快天亮了,我起来去洗漱,隔壁比我们起的还早,他们今天要

上山了,我们要下山,背道而行。在双方导游的促进下,两队团友友好的交流起来,我们纷

纷把自己的登山帽子和手套摘下来送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完成我们未竞的心愿。当然我把自

己的送给了邻家女孩,我希望她带着我的体温上山,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吃早饭了,我突然发现大家没有给我留位子,原来这里发生了政变,团友们一致决定把

我留给隔壁那个团队,他们的主要理由当然是邻家女孩,我开始觉得这很荒唐,后来我有些

半推半就了,我的主要原因是我想上五色海,但是我承认,没有邻家女孩和我在一起,我不

会有这么大的动力。不由我同意,双方导游快速办好了手续,我成了给踢过去的人,也好,

斯斯文文的上海青年也不是那么让人放心他的护花能力。

 

接我下山的马来了,下山又变成了上山,和藏民解释了很长时间,邻家女孩她们先走

了,我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牵马的藏民搞清楚了,我在团友的祝福声中驱马上山了,大家一

致希望在成都我们汇合的时候,我是两个人,呵,努力吧!牵马的老大娘好象知道我的心

思,她把缰绳交给我,让我先赶上他们。骑马是我的长项,我的血液里有我外公—— 一个

国民党抗日将军的遗传,我从小就喜欢骑马,栗色的马披着长鬃,我穿着黑色的风衣,我们

在风中急驰,路上其他的马匹纷纷让路,一阵风迎面吹来,马儿更加兴奋了,纵情驰骋!

 

很快,我追上了他们,我的马成了头马,邻家女孩就在我后面。她告诉我她叫 岚,

岚——山中轻轻的雾气,好浪漫的名字,和周围的环境正好协调。她姐姐和她很象,以致很

多人以为她们是双胞胎,姐姐叫蓉,她们的确很象,而且她们经常互相换帽子和围巾,以致

我经常要问问她到底是谁,天!天气很冷,岚把自己打扮得好象伊斯兰妇女,只露出两只大

眼睛,其实她这样显得更加诱惑和迷人。

 

岚的马很温顺的跟在我的马的后面,在岚的眼光中和欢呼声中,我开始表演马技,侧

翻,后侧倒马,劈刀,仰马,很痛快,但是我也暗暗开始担心,等会上山怎么办,我的体力

能否坚持?这条路昨天我已经走过了,导游小姐柔弱,沉默不语,实际上我成了带团人,大

家开始熟悉起来。岚本人就象她的名字,有些神秘和冷傲,这更加让我着迷,特别是她那双

大眼睛,纯洁明亮,仿佛清澈的小溪在流淌。岚告诉我她实际上是蒙古族,在四川长大,难

怪。我们抵达了二号营地,由于有了昨天的经验教训,我开始指导大家做好准备工作,争取

冲顶成功。简单吃完午饭,带上氧气筒和巧克力,我们骑马到了山脚,快到的时候,有的藏

民死活不肯前进了,听他们的话好象是想要加钱。争持不下,我被迫掏出了公安工作证,勒

令他们前进,后来才搞清楚,这是因为语言引起的误会。原来这里有的公安在山脚下驻守,

乱罚款,藏民不愿意走的太近,怕给罚款,果然,再走没有多远,有个制服在前面草地上躺

着,我跳下马谈了几句,款是不罚了,但是马也只能到这了,下面我们要徒步了。

 

我的义举赢得了藏民的钦佩,他们纷纷给我们砍登山杖,当然还有岚的目光。我们踏着

结冰的地面前进了,今天的天气明显比昨天恶劣,天气阴霾了下来,开始有点点的雪花飘

落。我们在石头小道中前进,路很滑,要非常小心才行。我和蓉走在了前面,其实我发现姐

姐有点不甘人后的脾气,在生活中一定是个事业型的女孩。上海青年姓于,大家都叫他小鱼

儿,其实他相对来讲还是很可爱的。他和岚走在了后面,这多少让我感觉到不快。恋人一对

则在后面甜蜜的走着,也许是故意不走快吧,拍拖的人就是这样,呵。姐姐很健谈,也很成

熟,有点大家闺秀的感觉,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但是我心里只有岚,我经常会停下来看看

后面,尤其是她和小鱼儿挨的很近的时候。好在有登山杖,否则她的手会落入……,呵,心

理不健康啊!男人就是这样,我也不例外。

 

越往上走,呼吸越困难了,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上面不断有人下来,很多人都选择了放弃,

这多少让我们的士气受到打击,但是每次休息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决定——上。我们的团队

是年轻的,也很团结,我们就这样艰难的前进着。我们遇到了一个藏民摸样的人,他一直在

跟着我们,他经常会告诉我们,还有100米了,等到了,我才发现他是说还有100米就有地方

休息了,原来他是在鼓励我们。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这座山的管理员,他很年轻,很瘦

小,但是似乎很有睿智,眼睛里经常闪烁明亮的光芒,言语不多,但是经常会有一些富有哲

理的话从他口中讲出,这让我们感触良多。比如说我们问前面的游客还有多远,不同团队的

回答相差很大,我们感到很困惑,这个管理员说,为什么要全部都相信别人呢?最关键是要

相信自己,别人的话只能信它的一半,虽然有些偏颇,但是也让我们思考了很久。

 

慢慢的,岚走近了我的身边,我开始听的到她急促的呼吸,大山里很静谧,雪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下大了,雪花打在树林里,扑簌簌,扑簌簌。岚有时爬不动了,我试着去拉她

的手,她没有拒绝,她的手戴着我的手套,但是我仍能感觉到她的温暖,如果可以,我愿意

一辈子就这样走下去,只要我能拉着岚的手……

 

越往山顶走,雪越来越大了, 风也开始凛冽起来,向来以抗寒而著称的我也感到阵阵

寒意了。岚还是紧紧跟在我的身边, 她的帽子和围巾上开始结冰了,晶莹纯洁,只有她的

一双大眼睛还是那么的炽热。我们坚持走着,上面的人越来越少了,大部分人因为风雪而放

弃了,下山的藏民也越来越多了,他们手里都有一把锄头。刚开始,我以为是修路工人,一

问,才明白他们是来挖一种珍贵的药材——虫草的。恋人好奇的要看看他们的成果,虫草很

新鲜,真的是上草下虫的样子,很可爱,恋人提出要买,一翻讨价还价之后,付款又成了问

题,原来藏民只会加法,不会乘法,全部把他们的虫草买了他们不会算帐,但是后来我们还

是没有欺骗他们,在纯洁的圣山面前,提不起欺骗的邪念。

 

美丽的冰川开始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好厚的冰盖啊,我们跳上冰面照相,为了保护冰

面,规定只能小范围活动,不许乱踩。岚上来照相了,她蹲在哪里,姿势是这样的优美,突

然,我有一种冲动,我一下子跳上了冰面,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我一把把岚抱了

起来,高高的抛起了岚,岚刚开始有些吃惊,后来她的手紧紧的扶着我的手臂,咯咯的笑

着,她的笑声鼓励了我,我开始抱着她在洁白的冰面上转圈,空气是纯洁的,身边的圣山是

纯洁的,我和岚也是纯洁的……,前面不远就是圣湖——牛奶海了,岚在我怀中温软如玉,

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让我更加感到身体的力量在迸发,这时天更加的阴暗了,风雪和我们的

热情一样加剧了,我的心情突然有些惶恐,这次登山会如何结局呢?我和岚将会如何呢?耳

边飘来似乎是天籁之音:

“阿妈拉说牛羊满山坡,那是因为菩萨保佑的.

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青波.

雄鹰在这里展翅飞过,留下那段动人的歌.

噢嘛昵嘛昵呗呗哄 噢嘛昵嘛昵呗呗哄

噢嘛昵嘛昵呗呗哄 噢嘛昵嘛昵呗呗哄”……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