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的锅庄

分享到:

锅庄是康定特有的行业。据说锅庄一词,源于藏语”古曹”,意为“贵族代表”。可表明其身分是贵族或统治者的代理人。历史上康定锅庄多达54家,他们大多是明正土司的大小管家。专门为土司掌管经济、商贸、放牧、养猪、种菜、差徭、歌舞。清代以来,随着清王朝直接在康定设官治理,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加之汉藏贸易速速发展,打箭炉成为川藏交通的枢纽。

藏汉民族之间因语言的不同,进行直接交流有一定困难,因而在民族贸易的历史中形成一种中介,承担了沟通商业信息和汉藏商之间贸易往来的重要职能,这就是“锅庄”。

藏汉民族之间因语言的不同,进行直接交流有一定困难,因而在民族贸易的历史中形成一种中介,承担了沟通商业信息和汉藏商之间贸易往来的重要职能,这就是“锅庄”。

藏汉民族之间因语言的不同,进行直接交流有一定困难,因而在民族贸易的历史中形成一种中介,承担了沟通商业信息和汉藏商之间贸易往来的重要职能,这就是“锅庄”。

汉藏商人、军民云集这里,扯起帐蓬,埋锅造膳,明正土司的家臣们便转而为来往客商服务,修筑具有汉藏融合模式的锅庄大院,锅庄业也应运而生了。由于明正土司的家臣长期居住这里,熟悉汉藏语言,加以拥有宽敞的房舍,(如包家锅庄住房达近千平方米,可作藏商食宿之用),随着明正土司家族衰落,他们也就逐渐转化为汉藏贸易的经纪人了。

同时“锅庄”又类似内地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货栈。到康定从事贸易的藏商分别与各家锅庄有着稳定的主客关系,并不自由选择。如邓柯、德格、白玉的藏商必须住白家锅庄;瞻对藏商必须住王家锅庄,果洛藏商必须住木家锅庄等等,除非该锅庄破产歇业。即便暂时歇业,一旦重新开张时,原来的主客关系又予恢复。其次,藏商在康定经商期间,其食宿均由锅庄主人负责供给,不计费用,主客犹如一家,关系十分亲密。再次,藏商销售土产和购买茶叶等活动,均委托锅庄主人与汉商交易,成交后,锅庄主人按总金额收2-4%的“退头”,(即佣金)。由于藏商的营业额往往数万藏元,锅庄的收入亦十分可观。据1939年的统计,包家锅庄年销售额达80万大洋,白家锅庄70万大洋,冲家锅庄60万大洋,各家的“退头”也有数万大洋之巨。1940年康定锅庄业鼎盛时还成立了同业公会。而康定茶商要争取买主,也千方百计巴结锅庄主人。没有锅庄主人的牵线,茶商将一筹莫展。这就构成茶商与锅庄的密切联系,有的甚至互相通婚,建立姻亲联系。如康定木家锅庄就曾与荥经姜姓茶商结为姻亲。

 

民国时期,随着民国政府加强对边茶实行控制,康定锅庄业一度走向衰落,到1938年,康定已仅有1家锅庄继续营业。1950年也只有24家锅庄还留在康定。全国解放后锅庄业曾一度恢复到48家之多。

 

1957年人民政府限制英印货物从西藏输入,川茶直接从雅安经青海运入西藏,藏商来康定贸易者大幅减少,锅庄业务基本停顿。到1958年,锅庄登记仅余32家;1963年仅有4家,大部分在对私改造中改行或作歇业处理。随着康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和交通改善,锅庄结束了它们的历史使命。但锅庄对沟通汉藏经济文化交流所产生的历史作用却是不可磨灭的。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