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猎风远去 世界狩猎游戏的尽头

分享到:

狩猎,那是游牧民族的必备,鄂伦春人自古驯鹿,蒙古人打猎竟然是生存的方式,草原的未来在于狩猎,而不在于放牧,康熙帝把木兰围场发扬到光大,承德狩猎也是名留历史,海东青狩猎的的凶猛,哈萨克雄鹰的威武也让人向往。一直对非洲的safari很感兴趣,川内看房狩猎的活动停了又开,开了又停,我想iang保护区的人绝对不会闲着,看了环球地理的文章,好文啊。转载来和大家分享:

狩猎-猎风远去 世界狩猎游戏的尽头

狩猎-猎风远去 世界狩猎游戏的尽头

世界狩猎游戏的尽头

一些著名的猎手,如有“野牛 比尔”之称的 美国侦察兵威廉•科迪,一生中就曾捕猎过超过两万头美洲野牛。

西方狩猎者犹如一群“带枪的蝗虫”在非洲大陆上肆虐,短短一个世纪,从非洲东部到南部,广阔的草原、雨林、海岸成为野生动物的地狱。

进入21世纪后,美国注册猎人的数量急剧下降,30岁以下的青年猎人数量下降尤为明显,2001年时他们的比例为34%,2009年仅为8%。

早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著名生态学家奥多姆就曾预测:世界范围内的野生动物狩猎将迅速走向衰亡。而现在,这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以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美洲野牛被屠戮殆尽为转折,人类的狩猎观、生态保护意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传统狩猎的血腥与野蛮受到越来越多的抵制。而且,这种抵制已形成风潮,席卷世界各地——如今,非洲大陆上的野生动物狩猎逐渐式微,“SAFARI”式的生态观光正在当地风行;在 英国,传统的猎狐运动已被法律禁止,仅剩下一些仪式性的东西;而在美国,农场主们宁可牲畜被郊狼袭击也不愿意再拿起枪,猎杀这些危险的动物……从久远中走来的人类狩猎,也许真的到了尽头。

 

草原上的美洲野牛

美洲野牛:人类大规模的狩猎的终结

从历史上看,捕猎美洲野牛,也许算得上人类最后的狩猎“盛宴”。

美洲野牛是北美特有的物种,在20世纪之前曾广泛分布于美国西部和 加拿大 南部,数量多达几千万头。那时,只要在初夏季节游历美国西部,便可见到处于发情期的美洲野牛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四处游荡,发出雷鸣般的吼叫声,景象颇为壮观。

庞大的美洲野牛群首先震撼了来自欧洲的“新大陆”殖民者——公元1804年,美国国会议员梅里威泽和威廉到西部旅行,毫不例外,他们立刻被庞大的野牛群吸引住了。在后来的旅行日志上,梅里威泽这样写道:“……放眼望去,数十英里的范围内到处都是野牛。我们就像闯进了上帝的牧场,这些强壮的生灵显然是大自然的王者,它们藐视一切,对我们仿佛视而不见……”。

在欧洲人定居北美之前,美洲野牛只是土著印第安人的猎物。印第安人把美洲野牛作为他们重要的食物来源,而且还依靠野牛皮、牛角和牛毛生存。他们对美洲野牛充满了敬畏,在他们看来,美洲野牛是草原之王,是力量和耐力的代表,是速度和风度的化身。数千年的岁月里,印第安人和美洲野牛保持着稳定而微妙的生态平衡,野牛始终是这片土地的主角,欣欣向荣。但随着欧洲殖民者的到来,局面迅速改变。

从17世纪起,欧洲人大举向北美移民,1776年美利坚合众国建立,为了拓展生存空间,移民们开始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向西部挺进,这就是著名的“西进运动”。

 

野生美洲野牛群

在西进的过程中,人们遭遇了野牛,同时也发现了这种巨大野兽身上的利益——野牛体格健硕,一头就能提供成吨的肉食;其次是牛皮——在合成橡胶发明前,野牛皮在工业领域应用广泛(如用马车的轮套、机械的传动皮带等),当时,一张普通的野牛皮可以卖到3美元,一张上等的冬季野牛皮售价则高达50美元,而美国当时普通工人的日平均工资却不到1美元。于是,捕猎野牛便成为了一项一本万利的产业。

无数的美国人参与到捕猎中来,很多专业的野牛捕猎队也在此时形成。据记载,一支专业野牛捕猎队的成员往往包括猎手、剥皮匠、保镖、车夫、马夫、厨师,有的队伍甚至雇有专门人员从野牛尸体上抠铅弹以备再用。如此仔细的分工,大大增强了捕猎效率,一些著名的猎手,如有“野牛比尔”之称的美国侦察兵威廉?科迪,一生中就曾捕猎过超过两万头美洲野牛。

在人类的疯狂猎杀下,美洲野牛遭遇灭顶之灾——19世纪初期美国境内大约有5000万头野牛,到1900年时仅余下数百头,大草原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牛骨,幸存的野牛纷纷向深山 峡谷 中躲避,美国西部的旷野中再也见不到这种雄伟动物的身影。

美洲野牛被屠戮殆尽是人类狩猎史的转折点,从此陆地上再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供人们狩猎狂欢,人类大规模的狩猎就此终结。

SAFARI:非洲狩猎的转折

在美洲野牛遭遇灭顶之灾的同时,西方人又在非洲开辟了新的狩猎场。1845年,英国人汤姆森只身走进东非,带着两支步枪、几袋子弹开始了他的狩猎旅行。两年多的时间里,汤姆森猎获了包括非洲“五大兽”(大象、野牛、狮子、猎豹、犀牛)在内的数百种野生动物,他的荒野冒险也点燃了西方人的想象之火,于是“到非洲去打猎”便成了当时最刺激、最时髦的事情。

嗜杀成性的西方狩猎者犹如一群“带枪的蝗虫”在非洲大陆上肆虐,短短一个世纪,从非洲东部到南部,广阔的草原、雨林、海岸成为野生动物的地狱:刚果白犀牛在20世纪初灭绝;非洲狮子总数下降了90%;卢旺达山地大猩猩基本消失;在纳米比亚和南非海岸繁盛一时的非洲企鹅剩下不到5000只,数量仅为原来的千分之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狩猎者的滥杀并未遭到阻止,相反还在本国被视为辉煌的探险壮举。直到上个世纪中期,随着动物保护主义的兴起,人们才把这种行为看作“欧洲人的野蛮成人游戏”,给予强烈谴责,再加上二战后非洲国家纷纷脱离殖民统治而独立,开始关注和保护国内的野生动物资源,已在非洲大陆上持续百年的血腥狩猎才逐渐回落。

 

麋鹿群

时至今日,许多非洲国家,如坦桑尼亚、肯尼亚、南非、乌干达等都出台了严格的狩猎政策,或全面禁猎,或有条件开放,而其中肯尼亚的政策最具成效,已成为现代野生动物狩猎与保护的标杆。

肯尼亚位于非洲东部,独立之前一直都是西方狩猎者的乐园,各种动物标本、象牙、兽皮、犀牛角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卖往世界各地,野生动物数量锐减,不少濒危动物绝种,肯尼亚的国内生态面临崩溃。在严峻的现实面前,肯尼亚政府痛下决心——1977年,政府全面禁止狩猎,转而推行一种全新的“SAFARI”项目。

“SAFARI”为当地土著斯瓦希里语,意为“远行”,再引申就是“野生动物观光”或“观光狩猎”的意思。刚开始禁猎时,由于原有的狩猎收入(如狩猎许可费、野生动物出口税等)枯竭,很多其他矛盾便显现了出来。有什么办法既能保护野生动物,又能确保收益,提高当地居民的就业和收入水平呢?这时,“SAFARI”便应运而生了。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今天“SAFARI”已成为肯尼亚旅游观光的一大品牌,每年都有数百万游客从世界各地前往肯尼亚当地体验。他们乘坐吉普、小型观光飞机进入各个自然保护区,近距离观察野生动物——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庞大的火烈鸟群在身边飞起;前方的草丛中潜伏着几头母狮;斑马对观光车视而不见,依旧埋头吃草……如今,游客的镜头已经取代了往日的猎枪,肯尼亚获得了动物保护与观光收益的双赢。

此外,在纳米比亚和刚果(金)等国,“SAFARI”则将单一观光和狩猎融合了起来,游客可以捕猎指定的动物,但决不可违规滥杀。可以说,正是“SAFARI”模式的推广,才改变了传统的非洲狩猎。

英国猎狐:“优雅狩猎”的消亡

荷枪实弹的狩猎终究太过血腥,而在当今世界还有一种堪称高雅的狩猎形式——猎狐。猎狐运动曾在欧洲,特别是英国、意大利、爱尔兰、法国等地蓬勃发展,其中,英国的猎狐历史最为悠久,特点鲜明。

欧洲猎狐离我们其实并不遥远——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奥运比赛的马术表演,比赛中,骑手和马越过一道道障碍,骏马飞驰而过的瞬间,观众享受到了速度和优雅,同时心中为骑手和马的完美配合折服。然而,越野障碍赛马真正的起源鲜为人知,它源于英国一项古老的户外体育活动:猎狐。

猎狐的传统在英国由来已久,早在18世纪初,有组织的猎狐活动便逐渐发展起来,并成为英国上流社会喜爱的休闲娱乐活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猎狐成了英国最受欢迎的户外运动,并逐渐发展成一项重要产业,为了满足猎狐爱好者对猎狐马和猎狐犬的需要,人们大量驯养猎狐马和猎狐犬。同时,英国猎狐主事协会成立,对大量的猎狐活动进行有序管理,到2005年时,英国的各类猎狐俱乐部已达700多家。

 

英国猎狐运动

那么,猎狐的乐趣到底在哪里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便要体验一把猎狐的全过程:狩猎一般从黄昏开始,15到20对猎狐犬在猎人的带领 下冲向树林,身着传统猎狐装的猎手和随从人员骑马尾随于后——猎狐的最大乐趣在于追捕过程。

被追捕的猎物大多是英国红狐,红狐一般白天潜伏,黄昏时出来活动。一旦发现猎狐犬,红狐就会变得异常警觉,开始了自己的逃亡之旅。机敏的红狐擅于隐藏踪迹,但其味道很难隐藏,而猎狐犬是经过专门训练依靠嗅觉来追踪的,能紧跟红狐的味道。猎狐犬走得不是很快,有时候会丢失猎物,但幸运的红狐并不多,猎狐犬大多时候能重新找到红狐的踪迹,继续追击。

 

猎狐不仅仅是猎狐犬的游戏,马匹和马背上的猎手更要配合默契,密切关注其行踪,选择最近路线跟随。猎手要学会如何控制猎狐马,如果稍有犹豫,马也会跟着踯躅不前,让猎物逃之夭夭。在传统猎狐中,被猎犬围住的红狐最终会被猎人杀死,其头脚和尾巴被砍下来作为战利品,其余部分丢给猎犬。正因为猎狐的过程未免残忍,长久以来,有人赞成猎狐,也有人反对,进入21世纪后这种争论更为激烈。

2005年2月,英国禁止猎狐的法律终于正式实施。那如何满足人们对猎狐的爱好呢?方法还是有的。人们依然装备齐全带着猎狐犬浩浩荡荡地出发捕猎,猎狐犬依然循气味而动,但是猎狐犬追踪的是人工预设的味道,并没有真正的猎物。在猎狐的活动中,人们享受到了追捕的乐趣,欣赏田园美景、亲近大自然,最终也不会有猎物受伤,但因为味道路线是人工设定的,少了在未知状态下追踪的乐趣。还有一种替代方法是只追捕狐狸,但最终不会将它们杀掉,这些都算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而采取的折衷吧。

 

如今的人们更提倡环保和生态

美国猎人的最后时光

从美国西部大草原上的粗犷猎杀,到几乎停止的非洲传统狩猎,再到仅存仪式感的英国猎狐,一百多年间,“狩猎”这个词的意义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曾经是人类的生存必须和野性游戏,可现在,各种各样的因素已使它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难觅踪迹。

以美国为例,美国是目前世界各国“注册猎人”最多的国家,巅峰时期,美国曾有1400多万名18岁以上公民参加了狩猎活动,狩猎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多达220亿美元。在当年,狩猎服务解决了70万人的就业问题,由此而带动的消费市场高达650多亿美元。可进入21世纪后,美国注册猎人的数量急剧下降,仅存168万人,而在这一人群中,30岁以下的青年猎人数量下降尤为明显,2001年时他们的比例为34%,2009年仅为8%。

“现在有着太多的乐子可供年轻人选择,干嘛还来狩猎呢,现在他们即使骑在马上也在(上网)冲浪,听网络音乐……”今年已60多岁的美国德克萨斯州农场主乔治?哈力克说道,“我只有六、七岁时,父亲就把我抱上马背,和他一起出去狩猎郊狼,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狩猎,这也是我终身的兴趣所在”,哈力克相信,狩猎郊狼就和田径、足球一样,都是名副其实的体育运动。但在美国,很多人的想法却和哈力克相反——就在2011年上半年,华盛顿钓鱼及野生动植物委员会就对内发出了信号:他们将从内部开始禁止这项传统。

狩猎郊狼在北美大陆上已有超过100年的历史,也是现在美国为数不多的大规模民间狩猎项目。曾几何时,郊狼狩猎风靡美国,热衷此道的不仅仅有那些热血、亢奋的普通人,就连政界名流也对此青睐有加,如那位赫赫有名的老罗斯福总统(西奥多•罗斯福)。

“现在的世界真是变化得太多了”,当哈力克开着他那辆1977年出厂的福特老货车、载着16条训练有素的猎犬再次为狩猎郊狼上路时,他发现,欢迎之门已经越来越少了。“几乎一半的农场主会拒绝我的狩猎请求,真是奇怪了,难道他们就不担心郊狼来骚扰畜群么?”哈力克一直坚持狩猎郊狼是“世界上最干净、最纯粹的运动”,如果农场主们肯放开手,他一年就能猎掉300头——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在别人看来,这种不是狼死便是狗亡的狩猎实在太过血腥——更别提狩猎会惹来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关注与抗议,随后人们便会抵制自己农场的产品。

 

狩猎已越来越不为人认可

但即便如此,“哈力克们”依旧认为,作为传统的一部分,郊狼狩猎应该得到正名。“在那些赞成禁止狩猎的人里,可能99.9%的人都不知道郊狼长什么样……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法案,但上帝对一切自有判断。”哈力克固执地坚持己见,他或许不知道“上帝”早已不站在他这边——今天世界范围内的狩猎都在偃旗息鼓,日益尴尬的郊狼狩猎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罢了。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