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缘份的天空 我把爱情留在了亚丁

分享到:

转眼间就下起了雨,地面变得泥泞,他们的马队放慢了速度,但还是无法阻止意外的发生。一块巨大的石头忽然从陡峭的山臂上滑下来,轰隆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天空,走在最前面的马受惊了,拼命向前快跑起来,连牵马的藏族人也没有控制住,而他就坐在马上。没有什么骑马经验加上身体已极度疲劳的他摇晃着消失在小路尽头,而下面就是湍急的水流!大家都吓坏了,赶紧下马向前狂奔,希望能和藏族人一起制止那匹飞快地穿行在林中的马。但可怕的一幕已现于眼前:他被马甩落,而且被套绳向前拖行了十多米,整个人陷入湿滑的泥泞中!

  当他们手忙脚乱把他抬到卫生所,他已经昏迷,而且在发高烧。乡村医生说可能是颅内出血,要尽快送到县城医院,而这个偏僻山沟里连强心针都没有。到日瓦乡就要用两个多小时,更别说县城了!当地乡干部和他们一起赶到日瓦乡,途中他竟然已经没有了心跳。到医院,医生说他已经严重缺氧,这种症状在高原是无法救治的,即使做手术也已经来不及,而且直接开了死亡证明书。

  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绿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米粒和莫莫不停地重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对于绿茶,这是怎样的一种无以言喻的伤痛!

  最后,他们选择了在当地火葬,让他的灵魂在这片他深深陶醉的美丽土地安息。那天上午本来下着阴冷的小雨,可是当绿茶的泪水快要干竭的时候,她蓦然看见天空竟然露出一丝阳光,和两条绝美的彩虹。那一刻她知道那是他,她的最爱,她的流浪的爱人。他属于天的尽头,也许在那里,才是他的宿命?

  那个永远的誓言,成为了一个永远的遗憾;而亚丁的夜空,依然是漫天的星星。

  在他离去的这一年里,绿茶没有停止每一天晚上梦见他。她依然无法相信,从前曾经那么熟悉的一切,以及她的幸福和期盼,会在顷刻之间消逝,消逝得那么远,那么无影无踪。她说他在稻城拍的照片很美,那天空,那五光十色的海子,那变幻莫测的高原云,每一张,都是他一生中拍得最好的。她已经整理好,再把自己的思念一一化成文字,配在他的图片旁边,这样,她就好像永远陪伴在他飘荡的心灵旁边一样。

  她不愿意再回到那个伤心地,她觉得她的心已经丢失,和他的生命一起丢失在稻城,这个最高海拔6032米的地方。她给那本即将出版的书起了一个凄凉但很美的名字——《失心稻城》。

稻城缘份的天空 我把爱情留在了亚丁

  每一刻我们都在离开,离开青春,离开生命,离开痛或者快乐的每一个小时,所有的一切都会从眼中失去。当他远离的时候,会深深地想起,想起在一起那么短暂的欢愉。

 

  今天阳光明媚,这个城市难得的天气。米粒,绿茶,莫莫都来了。带来他的照片。我看见一片秋天的树林,是的,那是稻城,金黄得耀眼,闪烁着迷人的光,连同他忽然永远逝去的笑容。

  绿茶说,昨晚她又梦见他,和一位白色的天使,那天使的翅膀围绕着他,很美。

  “贡嘎山下,雅陇江畔,绿水青山。茂密的森林像碧绿的绒毯,牛羊就像云朵游动在山间……”去年此时,这首歌伴随了绿茶一路,而去年的秋天,也比今年更加爽朗和明媚。晨雾里群山起伏,美丽的稻城河从县城外蜿蜒流过,河滩上的白杨被秋风染黄了叶子,在太阳底下闪着金光;从县城到桑堆乡一路的河滩旁,布满了红色的沼泽;炊烟飘起的牧场上,牦牛静静在吃草。纯净的蓝天,飞过白云间的苍鹰,简朴而庄重的藏式建筑,金黄的秋杨,深红的沼泽,波光粼粼的小河,是多么美的一幅油画。绿茶和他就坐在河边,聆听风的声音,那一刻他说,真想长眠于此。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句话竟是那么不吉利。

  绿茶迷恋他的照片,他的大气,他的超然。她说他是一抹浓重的颜色,快速地划过她的眼前,带着新鲜的若有所失的独特气息。她走不进他的生活,只是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徘徊过一阵,这样不是更好吗?当他远离的时候,会深深地想起,想起在一起时那么短暂的欢愉,想起曾经在他手里的刹那的温情。他只属于蓝天,总有一天会飘远,没有人能够束缚他的人和他的情感。可是,绿茶爱他,甚至想过陪他一起飘泊,陪他一起永远走在路上,直到终老。他说他要走遍中国所有的藏区,把高原高旷的天空,生动的云以及所有可以触及的一切一切统统拍下来,然后出一本美丽的书,让更多的人分享他的感动。而稻城,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当绿茶他们几个人相约在成都,他说他兴奋得一夜没睡。他是那么年轻,身体是那么的好,脸色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那一刻谁会预料得到,他的这一次上路,竟会走向生命的尽头?

  经过一天的颠簸,到达新都桥的时候,他牵着绿茶的手跳下车,向满山的彩林和层层迭迭的颜色飞奔而去,像贪玩的孩子。他不停地按动手中的快门,连脚架也不用了,把其他人撇在一边。绿茶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喊,“别跑这么快,这里是高原。”回来的时候,绿茶气喘得不行,可他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笑着向我们报告他的辉煌战绩——三卷反转片。

  其实从那时起他已经有缺氧反应,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他谁也没告诉,包括绿茶。

  穿过海子山,千奇百怪的大石头铺天盖地,1145个碧蓝晶莹的高山湖泊一如天空无意间滴落的眼泪,洒在嶙嶙乱石间。在海拔近4718米的卡子拉山口,他们还遇到轰轰烈烈的火烧云,壮观得令人膛目结舌!穿过公路两旁金灿灿的秋杨到“菩萨喜欢的地方”塔公寺后,三个只有6、7岁的藏族小朋友带他们到古老精美的寺庙里与喇嘛闲谈,到藏民家里喝酥油茶,在贡嘎雪山下的大草原唱歌跳舞,享受了一个下午的清风和阳光。

  在一望无际的苍穹下,他说,如果一直走不回头那该多美啊!

  晚上,他们不停地赶路。那一夜天上闪烁着无数亮晶晶的星星,他仰望车窗外的星空,说终于找到了银河,说在这样美丽的夜晚,应该喝一杯。绿茶说他答应她到了亚丁再去看这漫天的星星,在神山脚下,他会给她一个永远的誓言。

  从冲古寺到络绒牛场,他们骑着高原骡马沿湍急的河谷穿行,阳光是那样灿烂。在一片宽阔的草地上,他们一起坐看云雾缭绕的神山央迈勇一点点露出真面目,那一刻他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一次预示吗?也许是宁静而神秘的神山眷顾他的生命,或者说,是他的灵魂舍不得离开?

  他说还想到牛奶海和五色海看看,于是他们离开了返回亚丁的人群继续前行。海拔越来越高,如烟的森林,霞光里雪山的金辉,山峦谷地上五彩斑斓的树木,草甸上木屋旁悠闲的牛羊,还有赶马人悠扬的藏歌……这让人恍如置身梦中的仙境,竟会是葬送生命的地方。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