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刻骨铭心 那一些美丽的误会

分享到:

我向往稻城很久很久,充满着美好的期待

 

谈不上失望而归,但是我发觉自己来世今生都不会再有走稻城的渴望和冲动了,稻城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一大早从康定出发,那个破车颠簸了16个小时才到稻城,中间还暴胎一次,油路不通数次,真是无可奈何。夜深人静的时候才通过海子山景区,让我们错失了从理塘到稻城的一路风情。

 

高原反应,这是稻城给我最深的体会,在稻城被高原反应折磨的很憔悴,3780听说比拉萨都要高一些了,可是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我出发前休息太不好了,以至于那么不堪。还是头痛,心跳很快,28日那个我特意想在稻城休整一天,租了一辆自行车本来想放松地在县城周围走一走,结果去体会傍河、色拉、红草地也骑了来回有30多公里路,到了晚上躺下休息地时候心跳无比地快,一个晚上砰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一个晚上也都没有休息。那时候对于去4200多的亚丁内心是非常地恐怖和迷乱。

 

还是出发了,没有放弃,我想实在不行我就在龙龙坝住一个晚上,第二天骑马来回走亚丁。小顾给了我一颗什么药吃,好像过了一阵子头就不痛了,身体也轻松了很多。一路上车上两派人一直在问我是决定和谁走,一边是下定决心走到洛绒牛场的李姐和小唐,一边是小顾夫妇要留宿龙龙坝,第二天骑马来回。我一直犹豫因为自己地身体状况,最后我还是坚强地往前走,一直坚持走到12公里之外的牛场。而且当天晚上又深受高反折磨一夜地我第二天一早还是坚持走着下山。有点自豪是因为确实也不容易,有点遗憾是我第一次没有勇气和信心走到牛奶海和五色海。从亚丁回到稻城,我地高原反应开始消失。第二天国庆节一早我离开稻城。

 

稻城最差地记忆是那里地小孩,碰到你不是要物就是要钱,让人很痛心。第一次碰到是我去傍河的路上,我在公路边拍一小段当地人劳动地场景,结果有个小孩从庄稼地里兴高采烈地大老远跑过来,让我还一阵窃喜:这里地小孩真是好客。结果走近我地时候他用着很不标准地国语和我说,给点吃的吧,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听不清楚,又追问了一遍才听明白,我很抱歉地和他说我没有带,结果他非常自然地又追问了一句,那种口气有点象命令地一样,给点钱吧。我当场浑身发冷,很不自然地离开了。

去红草地也是有很多小孩等在那里,还有的小女孩穿着民族服装等在那里和你拍照。一到那他们都会很开心地涌向你想和你拍照,那种开心我现在回想就像是一种捕获猎物地喜悦。我是不敢也没有兴趣和他们合影,倒是旁边地广东地朋友偷偷地提醒我刚才他们地遭遇,他们也是很开心地和小孩们合影留念,可是一拍玩小孩们就伸手要钱,他们也过意不去就一人给他们一块钱,据说这时候地小孩根本不肯罢休,开口要一个人5块钱。我想这种情况下碰到再豁达地人内心都会是悲伤的。

 

还有就是从亚丁回来地路上车坏了停在路边,一群小孩涌上来要吃的。我们上海的那个朋友还是比较有心和客气,结果给了他们牛肉干他们接着以要,给了他们一大包花生他们还伸出手来,那时候我真的是很寒心,如果这些本应该天真地孩子们都已经牢牢地记住了别人地馈赠是理所当然地,伸手要东西是那样地天经地义地话,我不觉得稻城明天还有什么希望,这一片号称中国最后一片净土还能坚持几时。不管这种局面是不是有些旅客善意得行为所造成和引起的,我想稻城本身应该反思,也应该富有更多的责任,旅游开发没有不带来问题的,但是带来这样的问题最可悲。

 

稻城最可气的是当地司机,那个从亚丁带我们回稻城的小司机明知道车子的散热系统有问题还想尽办法欺骗我们,把原本应该拖回县城维修的车正常营运,害的我们在路上耽误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到了四点多都没有吃午饭。还可气的是他们还心安理得的让我们在亚丁村等他们两个吃午饭。简直是可笑。还有那个老司机,本来说好早上6点来亚丁人社区接我们去亚丁的,可是他到了6点半过后了才来,还一点歉意都没有的对我们说,六点太早了,真是无信之徒。

 

稻城很可惜的还有没有碰到志同道合的旅伴,或许吧可以说李姐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同路人。这一点稻城对我而言当然比不上甘南,也比不上丽江和中甸。甚至有些旅伴同样也是不太严肃对待信用和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让人很难受。这一点让我特别特别怀念郎木寺的那些接触或多或少的有缘人。

稻城的景色看上去还是比较单一,九月底的色彩也不是特别的丰富吧。不过这一点不重要,是人打碎了我对于稻城的种种情感,也是人让我在失落中离别稻城。

 

或许吧,还好有亚丁人社区,还好有志玛和红艳吧。不是说这里有什么很特别的记忆,是因为我在亚丁人社区能感受到真诚,还有干爽的休息环境。还好还有小旺堆,在稻城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也是一种重逢吧。记得春节去泸沽湖的路上北京的朋友在谈他们去中甸的司机小旺堆的风趣和坦诚,没想到我真的见识了他,在路上他给我说他的名字时我还不敢把他和我记忆中的小旺堆联系在一起,到了龙龙坝他给我名片时我把电话一对上我们都惊喜的发现原来世界真的这么小。

1日晨离开稻城的车上我也是很感慨,前几天口口声声说不喜欢稻城,说来世今生再不走稻城了,离别的瞬间却还是有留恋,我在留恋什么了?或许遗憾和完美也都是属于自己的,经历是最重要的,我依然在稻城刻骨铭心。所以我在车上突然想到,我和稻城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是误会,但是还是美丽的。想到了这个词之后我淡淡的自己笑了笑,心理轻松了很多。稻城有憾但不后悔,在曾经的向往和心动,在如今的失落和伤感中,我已悲喜难言。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