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lying Scotsman

分享到:

挺牛的片子,很有意思~

片名:The Flying Scotsman
译名:疾速苏格兰 (苏格兰飞人)

简  介
剧情:
影片根据苏格兰籍单车冠军格拉尔米·欧伯利的真实事迹改编而成,1993年,他以一名艾尔夏的业余单车爱好者的身份,打破了单车一小时国际大赛的世界纪录。最神奇的是,他的“坐驾”还代表着一个非常有革命意义的创新——是由一台破旧的洗衣机的零件组装而成的。
来自于苏格兰西南部的格拉尔米,从懂事起就一直在为能够填饱肚子而努力地奋斗着。虽然他既没有钱,身后也没有赞助人的支持,但是他对单车比赛那股子显而 易见的热情,以及在地方赛事上多次胜出的实力,似乎注定了他将成就一个单车历史上的传奇。在妻子安妮和好友马尔基坚持不懈的帮助下,友善的牧师巴克斯特也 将工作间免费提供给格拉尔米使用——他亲手改造的第一辆参赛单车就诞生于此,命名为“古老的信徒”。
随后,年仅27岁的格拉尔米带着“古老 的信徒”来到挪威的室内赛车场,第二天就粉碎了保持了几乎有10年之久的单车一小时的世界纪录,距离为51公里。虽然格拉尔米的新纪录只维持了不到一周的 时间,就被他的竞争对手克里斯·博德曼刷新了成绩,但是属于他的时刻将被永久地记录在世界单车的历史薄上。
赛场下的格拉尔米一直受到严重的 抑郁症的困扰,总是在沮丧与压抑中来回挣扎。很快,他的单车事业就出现了危机,原来世界单车联盟一直在研究他那辆被改装过的新款单车,因为实在是无法忍受 格拉尔米使用如此奇特的方式来“玷污”他们心目中神圣的运动项目,“古老的信徒”被禁赛了。
在巴克斯特真诚的鼓舞和指引下,格拉尔米渐渐从 这次伤害中复原,他重新改良了“古老的信徒”,将它设计成为另一辆独特新颖的参赛单车,最终算是勉强通过了世界单车联盟严格的规定。克服了所有不利因素的 格拉尔米有如神助,在世界单车追逐赛中神奇地打败了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奥运会金牌得主克里斯·博德曼,而由格拉尔米发明的“超人姿势”也成为世界单车史 上最有决定意义的一个画面,这个姿势风行了三年后被禁,其间还被克里斯“借用”过。随后,由格拉尔米首创、以减少阻力为目的的一体式自行车也成了比赛的 “违禁品”,但这一切并不能抹煞他在单车这个比赛项目中的意义和存在价值。
幕后:
【飞翔的苏格兰人——格拉尔米·欧伯利】
与格拉尔米·欧伯利在单车界所取得的耀眼成绩形成鲜明的对比,私底下的他一直在和严重的抑郁症打着持久战——这也是改编成电影后被主要关注的一个侧面。 现实生活中,格拉尔米抑郁症的病源来自于他小时候经常受到校霸的恐吓和欺负,再加上他的父亲是一位严厉、冷漠的警察,长久以来的压抑一直得不到疏解,才会 得上这种“心病”。年幼的格拉尔米没有朋友,与其和人打交道,他更喜欢和树说话,所以骑自行车也变成了一种能够让他身心得到舒展的排解方式。格拉尔米回忆 童年的自己:“只有在单车上,我才能感到舒服一些,如果能赢得比赛,就会更舒服一些……上学的时候,我最糟糕的科目就是体育,手工和英语也不咋地。11岁 那年,在哥哥的帮助下,我学会了骑单车。那时候的我将单车看成了一种‘逃跑’的工具,我总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可以骑着单车消失在地平线上——可问题是,那条 ‘地平线’始终没有出现过。”
只有极端的沮丧才会让格拉尔米感到绝望:“大银幕上的我有点超现实了,被描述出来的沮丧程度也是非常强烈的。 其实我在现实生活中的情绪变化是很微妙的。”格拉尔米并不想一生都在这种消极的情绪中度过,现在他的病情已经通过一些短期的药物治疗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对 于情感的掌握也可以收放自如了。
可能正是由于格拉尔米自身存在的这个原因,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打破世界纪录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安慰,而非胜 利:“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和别人是平等的。成为一名单车选手,是证明我的存在价值的惟一方式。但我要说的是,如果没有我的妻子安妮,就没有现在的 我。她就是那个永远信任我、站在我身后的支柱……所以《疾速苏格兰》中还包括了一个温馨的爱情故事,你可以把它看成一部严肃的影片,但其中不乏一些趣味 性。”
格拉尔米对失败有着强迫性的恐惧,成了促使他打破世界纪录的动力之一:“这是一个要么死亡、要么获得荣耀的时刻,我终于找到了那个能 够全身心投入的事业,一旦上了单车赛道,我能看到的,就只有在我面前无限延伸的跑道了。”但是,他也承认没有单车的日子,他总是觉得自己是那么地一无是 处:“即使在训练的时候,我也被恐惧感驱使着。每一天我都不断地为自己打气,然后以一种‘生命中除了单车什么也没有’的绝然拼命地蹬啊蹬。我获胜的动力源 自恐惧,如果我没办法赢得比赛,那么我就真没有什么生存的价值了。”
后来,格拉尔米开始写自传了,为了纪念这部影片,自传的名字也叫《疾速 苏格兰》:“将经历过的所有情感都落实在笔头,是一个反思过去的好机会。起初,是给我看病的心理医生建议我用文字来记录一些无法说出口的感受,渐渐地,就 发展成了这本自传小说。”开始创作小说版《疾速苏格兰》的时候,正好是格拉尔米人生的最低潮,他甚至跑到树林里打算了结自己的生命……他内心的恶魔以抑郁 症的形式得到了体现,而他要做的,就是借着打破世界纪录来与这个恶魔做抗争。
格拉尔米的病情在2001年进一步恶化,被诊断为狂躁型抑郁 症,他甚至把自己吊在了谷仓里的房梁上,如果不是发现得早,他就自杀成功了——这是他第三次自杀未果。如今已经过去差不多6年的时间了,格拉尔米惊喜地发 现,自己已经成功地战胜了抑郁症:“自从我开始写自传之后,对这种文字上的表述就越来越感兴趣,有时候甚至比单车的世界还要让我着迷……”
【12年的漫长等待】
这部在爱丁堡的国际电影节上备受赞誉、关于一个自行车手自强不息的故事,曾经历了12年的“阵痛”。影片的原始编剧西蒙·罗斯(Simon Rose)在讲述这个曲折的过程时,仍然免不了有一些无奈:“那是1994年,如果当时我知道这部影片最终会花去12年的时间才得以‘重见天日’,我甚至 连碰都不会去碰它……”罗斯一直想写一个剧本,可是却苦于没有故事素材。然后,她听说了有关格拉尔米·欧伯利的传奇事迹,这个苏格兰小子用洗衣机的破零件 组装成的自行车,竟然打破了世界纪录。罗斯认为:“如果像我这种没什么体育热情的人都会被他的故事所感动,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当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时 候,罗斯发现眼前这个戴着时髦墨镜的小伙子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吃饭的时候,格拉米尔先点了一份冰淇淋,说这样可以开胃,然后他又点了肉和蔬菜,说这 样可以去掉残留在牙缝中的糖——面对这样的格拉尔米时,罗斯突然笑了:没错,这就是格拉尔米,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没有一件是正常的。
剧本 的初稿完成之后,西蒙·罗斯开始张罗着为影片找投资人了,导演瓦迪姆·让(Vadim Jean)将她介绍给了一家英国电影公司的主席保罗·布鲁克斯(Paul Brooks),然而,当布鲁克斯允诺给罗斯的拍摄合同6个月后仍然没有兑现时,她开始觉得也许他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制片人。然而事实证明,罗斯这一次大 错特错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个错误的第一步,让《疾速苏格兰》一等就等了12年。后来布鲁克斯制片的《我的希腊婚礼》,总额收入高达两亿英磅——可我却愚 蠢地错过了他。”
在随之而来的三年时间里,西蒙·罗斯气喘吁吁地走过了无数条暗黑的楼梯,挤进了数不清的制片人简陋的办公室,希望他们可以 考虑一下这个剧本……好在罗斯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一个对自行车运动非常痴迷的苏格兰制片人接下了她的剧本,而他则负责寻找导演、演员以及投资:“那个时 候,我真是太天真了,每当他提及一些伟大的演员或导演的名字时,我都会忍不住跟着激动一番,那时名字出现得最频繁的是罗伯特·卡莱尔(Robert Carlyle)和简·德·邦特(Jan De Bont)这两位导演。然而没有拍摄的资金,除了跟着瞎兴奋之外,我只能不停地润色我的剧本,最后剧本是越改越糟糕——我烦死了那个制片人非要用闪回的画 面来交待格拉米尔从事自行车赛的原因,所以我退出了,我们之间的合约自然也就终止了。”
后来,这位制片人签下了几个剧本,也都拍成了电影, 只能说,西蒙·罗斯再一次错过了一个机会:“我的剧本一直处在各种‘实验’的阶段,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的孩子被人接走了,又被不同的人带了回来,就这样反 复着。这期间,我也创作了其他剧本,其中的《炼金术士》(The Alchemist)甚至赢得了柑橘文学奖的编剧大奖,但我仍然对这部《疾速苏格兰》念念不忘。直到四年前,我突然接到了电话,说电影就要开拍了,主角是 约翰·李·米勒(Jonny Lee Miller)……然而我才兴奋了两天,拍摄计划就因为一位美国投资商的退出而再度搁浅,一度,我放弃了所有的希望。”
2005年,奇迹发 生了,电视导演道格拉斯·马金农(Douglas Mackinnon)接下了影片的导筒,西蒙·罗斯甚至为此喜极而泣:“在一个阴沉的下雨天,我拜访了影片位于艾尔夏的片场,当马金农为我引见参与到拍摄 中的每一个人时,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12年的等待,终于重新迎来了春天。”


花絮:
·2006年爱丁堡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格拉尔米·欧伯利本人在影片中以替身演员的身份出现,协助拍摄了许多技术性强的单车比赛场景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One thought on “The Flying Scotsman

  1. TC 说到:

    表示没看过该片,但是还是想看的。

    #-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