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的日子-拉萨啤酒

分享到:

时间就是这么快,转眼快一个月了,朋友们该走的都走了,只剩下了我,单独的我,我骑车到处逛着,漫无目的的飘荡,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加慵懒。

一,老鹰VS石头哥VS云登哥VS嫂子VS宏宇哥VS大胃的MIMI姐VS拉萨啤酒

骑车想去八郎学转转,发现了院子里的老鹰,老鹰一笑:小兄弟,还没走啊,嘿嘿~我也一笑:是的,哥哥。老鹰:走吧,跟我走,喝酒去。我便追随着老鹰混迹于拉萨街头,慢慢的度过在拉萨最后的日子。

PS:八郎学的阿佳每次都要和老鹰开玩笑,阿佳的孩子叫次乃,喜欢踢球,我们吃藏面喝甜茶的时候他一般也出现,他便会招呼老鹰,你和我踢球好么,太可爱了。

 

石头哥

初遇石头哥,满脸晒伤,据说差点没从山上下来,连向导都跑了,俺们石头哥命大,凭着极好的身体素质及心理素质,以及灰常好的运气,下来了,只是脸上重度灼伤。石头哥为人高大,180+身材魁梧,大有我辽男人风范,话里话话一霸气青年,本人拜服,一起在背包客酒吧喝过酒,还弄坏了几张桌子,后来还在太阳岛吃了抓肉,好日子啊,嘿嘿。后来在成都又有相见,喜欢啊。

 

云登哥

甘孜州的兄弟,很好的哥哥,康巴人的身材,俊朗的面孔,酒量非凡,从甘孜带来的一壶青稞酒让我们在拉姆拉错给消灭了(背包客?——,实在是不记得了),良好的家世背景,康巴人的性格,又是西南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哈哈,加深了我对康巴人的印象,其实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多谢交流与沟通,多一些包容,世界就是平的了。

 

嫂子

藏大的老师,和我一专业的,资深拉漂,粤地人士,做的一手好菜,有幸和老鹰,石头哥尝过嫂子的厨艺,终生难忘,突然发觉,一个一个人能做一桌子菜,能让四个男人忘了喝酒,把一桌子菜吃完了的人,是多么伟大。

 

宏宇哥

嫂子丈夫,基督徒,飘荡在拉萨,莫名的忧伤。

 

大胃王-MIMI姐

此姐姐穿着马靴,一袭长发,牵着一条小狗,到处晃,能吃至极,具体老鹰同学有撰写专门传记,不详写。

 

二,酒-各种酒

人说到了高原,本来一两酒量,到这就三两四两,我想大概如此,我从抵达当晚的猛喝开始,直至遇上老鹰,每日中午起床,直奔老鹰集合处,坐在酒吧门口,大口的喝着拉啤,一大杯,一大杯,一喝就是一下午,直到晚上,没有停歇,这日子,就这个过着,不时还有青稞,还有各种白酒,要命的东西,在此时对我却不起作用,晕只是一时的,从八郎学,到拉姆拉错,再到背包客,再到龙达觉萨,再到别处,再到到哪里都是生活,我就这么喝着,喝道晕却处,心想:这儿的天可真蓝,每天,我都会和老鹰道别,我说我要回去了,可是第二天却依旧来报道。这日子过得,泡在酒里了,喝酒要的是一种感觉。

 

三,嫂子的菜肴

嫂子和老鹰是老相识,也是好朋友,嫂子有天邀请我们去她家吃饭,我们欣然前往,不忘提了两件啤酒。

嫂子住在藏大的公寓里,老式的大楼,伴着下落的树叶,很像内地的校园,很美,这阳光,这景象,仿佛回校了。宏宇哥是哥基督徒,也是个直肠子,有啥说啥,喝点酒有时候也絮絮叨叨的,大多数人都有这个毛病,包括我,他先是挠琴唱了首基督徒的歌曲,确实好听,接着我们天南海北的聊了很多,我们三人是100%黑土地血统,老鹰号称自己三分之二的黑土地血统,我面对几个老大哥,简直是小弟中的小弟,人生经历,年龄都是很少,很小的,但是我喜欢倾听,倾听他们的故事,关于他们的传说,人说拉漂都是有故事的人,他们的确都是,故事都可写基本说,他们自己的故事,别人的,关于人生的,关于理想爱情的,关于旅途的,从此我才发觉,生命是如此美好,世界在我这里也是平的了。

嫂子一首好厨艺,在简陋的厨房里,堆满的食材,没见油烟,没见很多东西,只见嫂子默默的洗菜,我们四个就在这谈天说地,其实就三个,我是倾听的那个人。嫂子做菜悄无声息,感觉油烟都没有,一会就上来了一桌子菜,开始我们觉得该喝点,后来发觉,还喝毛线啊,直接吃菜啊。

名菜,白切鸡,这个菜做得如火纯情,果然是广东媳妇,连老鹰同学都较好,一顿饭,一桌子菜,就这么在呼啸间被我们消灭了,不过也耗时好几个小时呢,酒足饭煲,接着聊天,期间,我也注册了几个ID,嘿嘿,现在都快有5年了吧,哈哈。(对了,我的第一个GMAIL账号是西安哥哥给的,那时候还是邀请注册的,感觉真好)。

吃饭,从此再我眼里便是另外一番模样,要好吃,要会吃,更要会做,人生的一份口福,因为嫂子而起,哈哈,谢谢嫂子。

四,藏语CDVS香港阿丽姐VS八郎学酸奶

白姐姐VS藏语CD

准备回去,还是买张CD,路上遇上了没有去西安的白姐姐,姐姐也劝我早点回去,回去上学,不要在这耗费时光,我想也是对的,我们一起喝了酒,还和云登哥哥以及扎西大哥一起玩了杀人游戏,扎西大哥是安多人士,在拉萨做生意,老家也有木材生意,不是盗采盗伐,是按着国家政策来的,也是拉萨的风云人物,造型很像歌手亚东。

我们一起前往藏大附近的音像店,我挑了三张CD一张西藏本土的天杵乐队的CD,灰常霸气,另外两张是西藏大学学生自己录的,也不错,可真贵,竟然30一张,但是我还是买了,这个钱该花。

 

八郎学的酸奶VS阿丽姐VS能歌善舞的阿佳们

早就听老鹰说八郎学的酸奶好喝,打啤酒杯装着的,藏式酸奶,好喝酒了,在离开前的下午,我们坐在那里,喝奶,享受着慵懒的阳光。八郎学的阿佳看到了我的CD,她们就问我:能借我们听听,我说好啊,她们拿去在四楼的餐厅就放了起来,原来跳舞去了,这个民族这是能歌善舞,看得我如此如醉,原来舞蹈也可以这么跳,悠然自得。

享受着酸奶的同时,一位香港来的大姐走入了我们的视线,被老鹰吸引了,出行,就是为了发现不同的东西,我想,阿丽姐也发现了,她在香港,以至于在其他的地方游玩发现不了的东西。

五,告别

我曾经无数次告别,这次真的要走了,因为今晚我没有喝酒,却回去收拾东西,干洗衣服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又跑去八郎学,老鹰依旧在哪里休息着,这个小院还是那么喧嚣,八郎学最适合打望的窗子开着,过道里的花花草草依旧开着,我向老鹰道别了,道别,再见老鹰,再见石头哥,我要回去上学了。老鹰说:明天见不到你咯?我默然:再见,出来太久了,这次旅途太漫长了,长到超乎想象,甚至改变了我自己。

 

晚安拉萨,晚安拉漂的人们,成都,我就要回来啦。

六,身无分文

钱花的差不多了,还好学校有比退款还有彬彬兄弟赞助了,不然哥哥是打死都回不去的。旅途很耗钱,但是只真的我这个没有收入的人来说,其实我话的不多,吃住花的都不多,只是交通门票上,花的太多了。

PS:竟然忘了,临走时,我还去了八廓街扫货,没什么好的,贵的我也买不起,反正买了很多藏式戒子,项链,牦牛骨头等饰品带回去,给大家,东西不重要,关键是去一趟,给大家看看。八廓街的阿佳,我买了几单开张生意,还不错,满手,满脖子挂了很多东西,像个流浪汉。

回去了,再见拉萨,再见朋友们,再见哥哥们,再见这片神奇的土地。

我会再来,因为我还没去布达拉,我只在广场上望着她,仰望着她的高度与神奇。

我会再来,因为很多朋友还在这里。

我会再来,因为这里的神奇。

我还会再来,总有很多理由,各式各样的理由。

我会再来,因为我太喜欢这里了。

 

分类:梦的旅途-初遇西藏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