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海-每日一图

分享到:

那片海 文 / 中国玫瑰

 

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地方。那片海

 

那片沙滩。

 

潮湿发咸的气息扑面而来吹走血液中的平淡。魂魄就是这样脱离了我们的身体,那两个无法继续相爱的魂魄,被缓慢温暖的气流越推越远。

 

剩下这个紧握着你手指的女人,不要试图带走她即使她只剩下一个躯壳。

 

我们的家住在靠海的渔村。

 

我们的家被清晨的阳光淡淡的拥着。

 

我们的家会有凫凫的炊烟升起,在没有风的傍晚为你指引回家的方向。我们的家。我用细嫩的小草编织而成的桌布泛出新鲜植物的气息,我们的家。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只是个勤劳细致的农妇习惯在自己男人回家的时间站在家门前的小径边等待。然后走上前擦去他额前的汗珠。

 

我只是个心甘情愿的农妇。

 

我会和那个打渔的男人度过平静安祥的生命。我们有一个孩子。

 

他的名字叫幸福。

 

海龟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总会到岸边寻找。它们一直坚持着,用奋不顾身的姿势跑向其实还很遥远的一丝血亲。那呼唤时而凄厉时而温柔,寂静的夜里仿佛一把尖锐的铁锥一次一次刺穿了心脏,一次一次,那样准确干脆。

 

我会睡在谁的右边,枕着谁的臂弯。

 

那臂弯里的梦,是不是真的有个地方。

 

那片海

 

我会留在谁家的小巷,任斑驳的墙壁把黑衣染上灰色不论怎样拍打都飞不走的尘埃,谁会出现在巷口,爬山虎放肆的蔓延着,我们的爱情像他们一样固执的攀爬。

 

我寻着去了。听着震慑心灵的雷声怕赶不上最后一湾远离的潮水,寻着去了,一行足迹两只脚印清清楚楚的留下,留在无法沉睡的夜晚,因为总被惊醒,在梦最甜的时刻,当我决定改变自己时,当我一次次找不到自己,当我用颤抖的双手捧出自己的人生,当你教会我用这双手去滥杀无辜。

 

我疯了。

 

那是骨骼折断的声响,清脆如燃烧的火花,噼啪作响。

 

那是我长出不久还未学会飞翔的双翅。转过头去。

 

我已折断它。

 

浓浓的灰色遮住双眼,流泪是因为砂子飞进了一片汪洋。找不到源头了,只能随波逐流,任海水不停溢进唇角,无法拒绝的咸,一直咸到发苦。

 

不要再问。用责备的语气。

 

我从未找到过那些答案,而我就是这样离开了。

 

一步一步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狠不下心来,看你流血。就这么隔着身体等,有些茫然,却始终不肯绝望。一直远远站着,等待生命中一场最繁华灿烂的烟花,等绽放后的坠落。

 

不能像那座城市人群中的任意一个女人一样生存在你的世界里。

 

不能。

 

我只是想念那片海。那片沙滩。那两行深陷的脚印。

 

我只是想念。

 

留在你心底深处的。我从未见过,也从未听你提及的。

 

那片海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