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散散 -幸福时光

分享到:

9日子散散 -幸福时光

时间像是一把三菱刺刀,很快就会放干身上的鲜血。岁月的痕迹不断的往脸上抓扯,本人不帅,但是看了以前的照片,简直变得不成样子。对于拉萨,因为隔得太久了,有点记不清了,只是记得那些散散的日子,那段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回到拉萨,我们继续住在原野日光,杀人游戏继续着,甜茶喝着,想走远点,但是时间,资金储备都不太够,只是拉萨的阳光那么迷人,把我留下了。我们散散的在大昭寺门口坐着,不散漫,只是找一种感觉,到地宫里虔诚的看着,地宫里的长明灯深深的震撼着我 们,黑暗的地宫里,长明灯映射着人脸,我们无言,八廓街的小店,他们去了玛吉阿米,那座充满着传奇的故事,仓央嘉措和他的情歌,一切就仿佛大昭寺和布达拉的大门,厚重而又神秘,我可以想象当时雪后留下的脚印,通向了座黄房子。

 

光明甜茶馆:

上海姐姐带着我去了大明顶顶的光明甜茶馆,藏人很多,我们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低声的攀谈,两毛一杯的甜茶,好喝,钱摆在那,阿佳就会帮你倒上,爱死这里了,隔壁的大哥还不时问我们问题,也许是我们太低调了,简单的服饰,晒黑的脸庞,我们很低调,一点都不高调,我们带着眼睛和双脚来到这片土地,是过客。

光明甜茶馆的东西好,茶杯很大,甜茶的味道很大,听说拉萨现在遍地甜茶馆,不知道哪里味道跟适合我,只有下回再试试了。

 

 

 

 

 

 

 

 

 

 

 

别处

别处是拉萨很有名的酒吧,就在亚宾馆背后,老板是两个有很多故事的女孩子,当时是拉萨的传奇,没有朗玛厅的喧嚣与美妙,有的是拉漂的心境,这种酒吧,开一段就会换,留下的没几个,但是这份情感,却一直在传承,也许,这是一份在路上的情节。

那里有吉他,有电影,我在水仙花前还挠了挠琴,唱的好像是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已经很少听或者唱这首歌,但是每每看到别人唱,都会驻足欣赏。

 

乞讨:

拉萨有很多乞讨的,他们和内地不同,钱都是一毛毛一毛的,很多孩子也会伸手找你要钱,我们也学习了简单的藏语,但是我没有说,就告诉他们,没有的,培养这种习惯不好。

 

磕长头

我们在八廓街吃回族人的烧烤,一个磕长头的女孩在旁边,我们邀请她一起来吃,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小女孩的眼神,虔诚,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我们没有问她关于磕长头的事情,尽情的享受着着烧烤,我不知道盖怎么去形容,磕长头太虔诚,女孩的护具都快磨穿了,可想而知,他们是怎么到达拉萨的。

 

我们混迹于拉萨的个个角落,时间过得真快,但是这日光太迷人,我想继续享受这美丽而又神圣的日光

分类:梦的旅途-初遇西藏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