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多,一个难忘的名字

分享到:

1,惊魂,安多,一个难忘的名字。

格尔木到拉萨的班车,在夕阳下驶向拉萨,夕阳下,抽的第一支烟,就体会到了高原反应,打火机不然,一群烟民们到处递着打火机,草草的抽完。

继续上路,也许是海拔不断上升,过了一个神奇的谷底后,就是离着太阳越来越近了,看到了敬仰已久的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看到军车的队伍,看到野驴,藏原羚(绝对不时藏羚羊),一路的阳光,笔直的公路,一直通往圣城。

半夜时分,车被堵在了唐古拉山口,日记本上的时间应该是凌晨12点过,冷风,头微疼,难道这就是高原反应,铺下的乔哥敲了一瓶葡萄糖给我,胆战心惊的喝掉,怕有玻璃渣,喝了舒服多,沉沉睡去,不断的鸣笛声,撒拉族师的错车时候的大喊声,睁开眼,眼皮底下是无底深渊。看着常常的车队,不时射过来的车灯,大小车辆蚂蚁一般的排着,无奈中,只能继续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巨响,我惊醒了,只听车内一位大姐的喊叫声,吓人,乔哥叫醒我:兄弟,车祸了,也许是太疲惫或者是不知所错,我竟然一时无语。乔哥指了指窗外,我看到了一片平地和连绵的沟壑。所幸无大碍,撒拉族师傅的脚出问题了,前排的乘客被撞伤了,挡风风玻璃挂了,另外师傅腿也伤了。车里寒气逼人,吃了点干粮,直接穿上衣服到车外去了,阴天,还飘着雪,问了下当地老乡,模模糊糊的汉语中,听出了安多,两个字, 这个名字是那么有意思,我记在了心理,后来在拉萨又有了安多大哥的故事,那是后话了。

等着其他车把我们载走,只有等待,我没有行李,背着TNF的小包走在公路上,抽着烟,头不疼了,就是空气有点冷,猛然发现路边有很多乌鸦,大的出奇,很大很大,也许在家里就是老鹰了。

漫长的等待,竟然等到中午的太阳都出来了距离凌晨安多的车祸,已经过了一个上午。

终于上车了,四川师傅的车,还是大巴,开往圣城,开心。

文章分类:梦的旅途-初遇西藏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