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井的盐、井

分享到:

 

嫂子

嫂子是在出发那天才见到的,据说骑车动机是为了减肥。一路上总是兴奋的想要是成功干脆和阿剑他们骑到深圳,人瘦了就正好在那买漂亮衣服。嫂子的小孩已经好几岁了,她还象个孩子一般,总是哈哈大笑,饿了就想吃,就这样我们一路遇到县城都会腐败一场。个性直爽,有着坚强毅力,孩子气般的天津大嫂终究抵抗不住美食的诱惑,骑到德钦就知道买漂亮衣服的愿望是没指望了。她后来自己坐车到中甸又返回拉萨。

 

最后一个当然就是我了,我的骑友们个个都是个性鲜明的游侠。阿剑阿琴老萧嫂子已经算是拉萨的常驻人口了,卓玛进藏多次。在旅途中我笑说在他们中自己是最没个性的,压力太大,只求能够老老实实骑下来就心满意足了。

 

想起老萧和我说他喜欢拉萨,在这里大家有缘投气就在一起,不会有人问从哪来是哪人到哪去贵姓贵庚联系方式。萍水相逢一场又各自散在别处,碰到了开心,碰不到一样开心。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生活,我想只要幸福就好。

 

 

面具

深秋午后骑行下山,迎着秋风,不停地吹。旅途中好几次下山到达目的地时,大家被冻得表情麻木,好像雕刻的面具,只有一种神情。

印象最深的是怒江山下到邦达,阿琴哭了,她说在途中她停下来几次,手冻得握不住刹车。这之后阿剑要我们买了洗衣用的塑胶手套,这样以后再下山时就套了三双手套,塑胶手套带在中间隔风。

 

 

盐井的盐、井

盐井的历史随处可查,在此就不转述了。

2003年11月25日,在盐井乡藏族人家,喝过从天主教堂买回的葡萄酒。15点30分左右,我们想去寻找历史中的盐井。

 

村民带领我们来到山头,站在悬崖上,俯瞰澜沧江。这个季节江水混沌地流着,顺着水势搭建的晒盐木排架高低错落很是壮观。白一块灰一块的是晒好的盐与没晒好的盐水,还有些是半盐半水混着呈现出斑驳的肌理。要不是村民的指点,我根本没注意江边零星散落的井。

 

从小路下到水边,沿途遇到不少背木桶的少女往回走,桶是用来从井里取盐水的。江边排列的木架底部因常年盐析的过程,竟结出许多的盐柱,好像钟乳石一般,白白的,一根根挂在木架上。一眼望过去,密密的排了一片,我没想过盐还有这样的形状,伸手摘了一根,空心的,表皮又薄又脆,透明的白。

 

太阳已经落过这边的山头,晒盐架阴了下来。站在江边,看得见不远处的一口井,圆形的井口,四壁空无,有石阶下到底部。静寂处,只听得见澜沧江水奔流之声。

 

(一下一上,在回去的路上,心想骑车后竟发现徒步感觉很是累。)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