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跳蚤

分享到:

晒跳蚤

“跳蚤风波”

骑到八一镇,安顿下来。洗完澡,一个人骑车去看了我在八一的工地。暮色中推着车子走进施工现场,天黑了下来,工人们已经收工准备吃饭。几盏路灯下,一栋栋房子模糊的立着,我想象着图纸中餐厅的位置四处找寻,却怎么也没发现。问工人他们居然说没有,“不是说挑檐太大需要修改吗?”我质疑地问,他疑惑地看着我。“你做什么的?我们这没有,你要不问那边的看”。天黑黑,现场混凝土块堆放,灯光下的木支架规律的排列,透出结构的美感。想起当初希望在西藏盖一个藏民居没想到现在成了流行的坡顶别墅。“还好是在八一镇”自我嘲笑一番,决定放弃寻找。

回旅馆的路上心里还惦着那些模模糊糊的建筑影子,不知道为何背上忽然很痒,才记起洗澡时发现腰部出现好多小红块。回到房间不好意思说,觉得自己好像太骄气,可能这一路上不适应忍忍就会好的。他们还在打牌,我先睡了,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好痒啊。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来八一镇。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阿琴大叫“啊!我又被跳蚤咬了,气死了”。我一看和我身上的小红块一摸一样,原来我们在八一前住在藏族人家时被跳蚤咬了。“啊!原来是跳蚤,我也要搽药,痒死了。”明白过来的我大声嚷嚷,这是我第一次被跳蚤咬,整个晚上我都睡不安宁。可恶的跳蚤只咬了我和阿琴,“无所谓随它咬,反正我已经习惯了”。阿琴说她在徒步墨脱的时候也是爱被咬。“啊,它不会跳到脸上来咬吧,我可不想随便被它咬”我想象着就恐怖。“哈那谁知道!一般好几个月红块才会消。”“不会吧——”

上路的时候每次停下来我和阿琴都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在背上擦满清凉油。

一路挨到了排龙乡,总算等到机会。太阳正好,趁等候吃饭的时间,我把睡袋、防潮垫、衣服、裤子、鞋垫等等一切跳蚤可能藏的东西全部翻出来晒着。

“一定要晒走你们,快走快走。”我拍打着衣物心里恨恨地说,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它们咬了我腰上一圈,现在蔓延到腿上了。

文章来源:网络

 

作者:毛毛姑娘

 

分类:笑画深秋之旅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