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民间行者-徐弘祖的旅行故事

分享到:

中国古今历史上有很多旅行家,浮夸点说,都是大手笔:

徐福

 

张骞

 

玄奘大师

 

郑和

 

徐霞客

徐霞客算是个另类,不入仕,和王阳明老人家又不一样,只是行走,写下了很多游记,很多地方,也许是我们这些现代人还没有到达的地方,据说他还去过丽江的木府,木府土司陪他远眺了木府的宏大,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传奇的故事。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江苏江阴人。幼年好学,博览土经地志。因明末政治腐败,不愿入仕,专心从事旅行,足迹北至燕、晋,南及云、贵、两广,将观察所得按日记述,后经季梦良整理成《徐霞客游记》。

 

以下为徐霞客三十余年出行之概况,皆网络搜索所得,仅供各位博友参考。

 

徐霞客之游,以崇祯九年(1636)为界,可分为前后两期。万历丁未至崇祯八年(1607-1635)为前期,主要慕游名山;崇祯九年至崇祯十三年(1636-1640)为后期,完成了西南万里远征。

 

自20岁游太湖开始,徐霞客定向而往如期而返。天启五年(1625)徐母去世,徐霞客孝满之后感慨地说:”昔人以母在,此身未可许人也;今不可许之山水乎” (陈函辉《徐霞客墓志铭》),于是拜别父母坟墓,放志远游,不计程,亦不计年,旅泊岩栖之间。崇祯五年(1632),徐霞客曾与友人陈函辉点灯夜话,自叙半生游迹:”万历丁未,始泛舟太湖,登眺东、西洞庭两山,访灵威丈人遗迹。自此历齐、鲁、燕、冀间,上泰岱,拜孔林,谒孟庙三迁故里,峄山吊枯桐,皆在己酉。而余南渡大师落迦山,还过此中,陟华顶万八千丈之巅,东看大小龙湫,以及石门、仙都,是在癸丑。惟甲乙之间,私念家在吴中,安得近舍四郡?秣陵为六朝佳丽地,高皇帝所定鼎也。二十四桥明月,三十六曲浊河,岂可交臂失之!迨丙辰之履益复远:春初即为黄山、白岳游;夏入武彝九曲;秋还五泄、兰亭,一观禹陵窆石;系缆西子湖,又将匝月,丁巳家居,亦入善权、张公诸洞。登九华而望五老,则戊午也。抵鱼龙洞,试浙江潮,至江郎山、九鲤湖而返,则庚申也。以辛酉、壬戌两岁,历览嵩、华、玄三岳,俯窥赢、渤,下溯潇、湘,齐州九点烟,尚隐隐如指掌间,忆所遇异人,如匡庐之慧灯禅师,终南之采药野人,太华之休粮道者,了无风尘色相,至今犹在目中也。”当陈函辉问他是否感觉到累时,他回答说: “未也。吾于皇舆所及,且未悉其涯涣,粤西、滇南,尚有待焉。即一峨嵋一行,以奢酉发难,草草至秦陇而回,非我志也。自此当一问阆风、昆仑诸遐方矣。”可见他的目标是要尽游天下。这次”夜话”之后,他于次年(1633)游了山西的五台山和恒山,然后家居两年。

 

徐霞客前期旅游历时近30年,足迹遍及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河北、北京、陕西、山西、江西、福建、广东、湖北等省市,留下游记17篇,约5万余字,占现存游记的7%。与后期游记比较,前期游记有一个非常醒目的特点,即除了前、后两篇《闽游日记》外,其他15`篇均为游名山日记,这些名山依次是浙江天台山;浙江雁宕山(今雁荡山);安徽白岳山(今齐云山);安徽黄山;福建武彝山(今武夷山);江西庐山;安徽黄山(第二次);福建九鲤湖;河南嵩山;陕西太华山(今华山);湖北太和山(今武当山);浙江天台山(第二次);浙江雁宕山(第二次);山西五台山;山西恒山。

 

第一阶段徐霞客多在春天或秋天出游,时间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两个月,一般不超过三个月。其中最长的一次是崇祯六年(1633),先北上京师,游盘山;再往山西游五台山、恒山;然后往东南游福建。

 

后期之游只有一次,历时四年,是徐霞客一生中出游时间最长的一次。这次旅行,途经八省,历时四年,写下游记64万余字吲。

 

早在1620年,他起程去福建九鲤湖时就说过:”余志在蜀之峨眉、粤之桂林,及太华、恒岳诸山;然蜀、广、关中,母老道远,未能卒游。”崇祯九年(1636),徐母已经故去,徐霞客自己年届五十,”老病将至”,觉得西游之志不能再加拖延,于是,毅然开始了西南方向的”万里遐征”。他于崇祯九年(1636)九月十九日从江苏江阴出发,途经浙江、江西、湖南、广西、贵州,最后到达云南。在云南两年,足迹北过鸡足山到丽江,西过大理到腾越。徐霞客认为,昔人所记星官舆地,不只有承袭附会的毛病,而且对长江黄河以及昆仑等山脉的记载都只局限于”中国一方”,未能穷尽源头,因此,他准备问津西域,作海外之游。到了云南之后,他本想去缅甸,经朋友劝阻而止。他在云南因”病足”行动不方便,应丽江木太守之邀,花三个月时间修成《鸡足山志》,再由木太守派人派车送他返家,经湖北、安徽,于崇祯十三年(1640)六月回到江阴。归家后卧病在床,”不能肃客,惟置怪石于榻前,摩挲相对,不问家事”(陈函辉《徐霞客墓志铭》),仍与友人谈旅游的事,每至深夜不倦。次年正月病逝,临终托友人季梦良整理游记、陈函辉作墓志。三月九日葬于江阴。

 

徐霞客病情危重时曾对前来问候的朋友说: “张骞凿空,未睹昆仑,唐玄奘、元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钱谦益《徐霞客传》)可见他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西南远征是他一生最大的骄傲,他将因此而与张骞、玄奘一样载人史册。

 

综合《游记》及其他有关资料,可以按时间先后将徐霞客一生主要旅行路线概述如下。

 

第一次出游。万历三十五年(1607),徐霞客年二十,从家乡乘舟入运河,游太湖,并登眺东西洞庭两山,访灵威丈人遗址。母亲为他这次出游制作了”远游冠”,以壮行色。

 

第二次出游。万历三十七年(1609),游历齐鲁燕冀京师(今山东、河北、北京)诸地。他沿京杭大运河北上过京口(今镇江)、扬州,并横渡长江。进山东,游览曲阜、泰安等地,拜谒孔林,访孟庙以及孟母三迁的旧迹,凭吊峄山古桐等。

 

第三次出游。万历四十一年(1613)春,与江阴迎福寺莲舟和尚一起,先抵杭州,东行经绍兴、宁波渡海游落迦山(今普陀山),无游记。以后循海南行,第一次游天台山和雁宕山(今雁荡山),有《游天台山日记》和《游雁宕山日记》。

 

游天台山的路线为:三月的最后一天自宁海县城启程,四月初一进入天台县境,四月初九离开天台山。他游览过华顶峰、石梁飞瀑、断桥三曲瀑布及珠帘水、寒岩、明岩、鸣玉涧、琼台、双阙、赤城等地,沿途经过天封、万年、国清、方广诸寺。

 

游雁荡山的路线为:游天台山后从黄岩进入雁荡山。四月十一日登灵峰洞,十二日游灵岩,十三日观赏大龙湫瀑布,十四日翻山越岭,冒着生命危险寻找雁湖。

 

第四次出游。万历四十二年(1614)冬至次年春,溯长江而上,游京口、扬州、金陵(今南京)等地,尤其着意于二十四桥明月、三十六曲浊河等名胜古迹。

 

第五次出游。万历四十四年(1616),与浔阳叔翁一起,过完春节即由水路南下至杭州,经安徽休宁抵白岳山,再游黄山;又经徽州、金华过仙霞岭到福建崇安,游武彝山(今武夷山)。有《游白岳山日记》、《游黄山日记》、《游武彝山日记》。

 

游白岳山的路线为:正月二十六日出休宁县西门,至二月初一日,皆在白岳山。先游览东部齐云岩景区,包括天门、珠帘水、榔梅庵、太素宫、文昌阁、舍身崖诸胜,并眺览三姑峰、五老峰、紫霄崖。后经西天门、双溪街游览了西部石桥岩景区,观石桥飞虹、龙涎泉,登棋盘石,游观音岩,寻龙井。

 

游黄山路线为:游白岳山后,二月初三到汤口,在黄天,浴汤池后从南往北登山,过祥符寺、慈光寺、天门登平天、狮子峰,游狮子林、接引岩,至松谷庵。由原路下山,十一日出汤口。

 

游武夷山的路线为: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日游武黄山。先溯九曲溪舟行,抵六曲,登陆上大隐屏、天游峰,徊西游小桃源、鼓子岩、灵峰,至狮子岩复乘舟由九曲顺流币下,至四曲再登陆,觅大藏、小藏诸峰及一线天、会真观换骨岩、水帘洞、杜辖岩等,至赤石街下舟返崇安。

 

第六次出游。万历四十五年(1617),游宜兴的善卷、张公诸洞。这一年,徐霞客原配许氏去世。

 

第七次出游。万历四十六年(1618)八九月问,与荫兄雷门、堂侄白夫一起,由江阴出发溯长江而上,经九江扣庐山,又渡鄱阳湖,过景德镇、安徽祁门,重登黄山。著《游庐山日记》和《游黄山日记后》。

 

游庐山的路线为:八月十八日到九江,次日从北麓登山;二十三日从南麓的开先寺别庐山。在庐山五日,遍游矗池、三叠泉、五老峰及庐山绝顶汉阳峰等胜景。

 

重游黄山的路线与第一次大同小异,于九月初四仍由汤口上山,从南往北经朱砂庵、石门、文殊院、平天砸、石笋矼至狮子林;转向东南观牌楼石,游仙灯洞;再过丞相原九龙潭,初六日经苦竹滩往太平县。

 

第八次出游。泰昌元年(1620)五六月间,与族叔隽若一起,由水路南下,经杭州,第二次入福建,经崇安、崔田,游九鲤湖。有《游九鲤湖日记》。

 

《游记》说,这次出游时间为六十三天,历经两省、十一府。于五月初六启程,二十三日过浙江江山县。由远至近,移步换形,观赏江郎山;六月初八、初九游览福建仙游县九鲤湖;六月十一日游福建福清县的石竹山。

 

第九次出游。天启三年(1623)春,循运河北上,经淮安西行,过徐州、郑州而游嵩山;再西游太华山,后南抵太和山。有《游嵩山日记》、《游太华山日记》、《游太和山日记》。据陈函辉《徐霞客墓志铭》、钱谦益《徐霞客传》,游太和山后有峨眉之行,入川后因当地土酋奢崇明叛乱而“峨游不畅”,”乃返”。

 

据《游嵩山日记》,徐霞客于二月二十日进入登封县境,二十四日离开少林寺,在嵩山游历五天;二十五日游览伊阙山的龙门石窟之后,取道去西岳华山。在嵩山,主要游览了岳庙、嵩阳宫、崇福宫、启母石、少林寺、初祖洞等地。

 

据《游太华山日记》,徐霞客于二月的最后一天进入潼关,到华山北麓的西岳庙;三月初三日下华山,过华阴县;初四进入洛南县境;初七至龙驹寨,取道丹江水路,初十日出陕西界。在太华山,徐霞客经玉泉院、莎罗宫、青柯坪,历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苍龙岭等险道,遍游华山五峰。《游太华山日记》是按日记程的开始,即此前均为游名山日记,此篇所记已不限于名山,而是逐日记述游程。

 

据《游太和山日记》,徐霞客于三月十一日进入湖广境内,十二日南抵均州,十三日登今湖北丹江口武当山。沿途游遇真宫、紫霞宫、南岩、太和宫、五龙宫以及滴水、仙侣、凌虚诸岩,并攀登绝顶天柱峰金顶。十五日下山,返北麓草店。此后取汉水、长江舟行,越二十四日,于四月初九返家。

 

第十次出游。天启四年(1624),徐母八十,徐霞客欲停止出游,在家侍奉母亲。徐母为了支持儿子继续远游,特与儿子一起游宜兴荆溪、金坛句曲,朋友们都”笑谓胜具真有种也”(陈函辉《徐霞客墓志铭》),传为佳话。徐母于天启五年(1625)九月去世。

 

第十一次出游。崇祯元年(1628)春,第三次入福建,到漳州访族叔日升;又访黄道周于漳浦墓庐。然后游广东罗浮山,”携山中梅树归” (陈函辉《徐霞客墓志铭》)。有《闽游日记前》。

 

《闽游日记前》是徐霞客第三次游福建的日记,主要行程为:二月二十八日离家,三月十二日登丹枫岭入福建,至浦城游金斗山;取水路经建宁(今建瓯县)至延平(今南平市)登陆,绕道顺昌、将乐、永安,游玉华洞;再从宁洋乘船过华封,然后水陆兼程,至漳州;四月初五至南靖。第十二次出游。崇祯二年(1629),由运河北上京师,访陈仁锡,游盘山、崆峒山及永平碣石山等。

 

第十三次出游。崇祯三年(1630),与叔祖念莪一起,七月十七日启程,三十日过江山青湖,舍舟登陆。八月初二日入福建(第四次)浦城,十九日抵漳州。基本路线与第三次游闽一致,只是南平至永安段从沙溪船行。这次新游览的景点有浙江福建之间的浮盖山,游白花岩、龙洞,登浮盖绝顶。在永安游桃源涧,盛赞”一线天”之奇。过华封,沿流穷九龙江石滩最险处。有《闽游日记后》。

 

第十四次出游。崇祯五年(1632)春,与族兄仲昭一起,接连两次游天台山与雁宕山(今雁荡山),有《游天台山日记后》与《游雁宕山日记后》。

 

《游天台山日记后》为第二次和第三次游天台山的日记。这年三月十四日从宁海西行,重游天台。十五日登华顶赏月,归寺已更余;十六日五鼓又乘月上华顶观日出。这次还补游了上次未游的大悲寺、高明寺、石笋及螺蛳潭。二十日抵天台县。游览了雁荡山之后,又第三次游天台山。四月十六日从天台县城北上,游中岩、桐柏宫,登琼台观仙人座;十七日经坪头潭,游寒岩、鹊桥、龙须洞、灵芝石等天台以

 

西胜景;十八日往北游桃源、层瀑、秀溪,人万年寺;然后由北经会墅、斑竹出境。这次距第一次游天台已经二十年,徐霞客自己回忆说,二十年前,对天台胜景”未深穷其窟奥”,这次则”俯瞰于崖端,高深俱无遗胜矣。”

 

《游雁宕山日记后》是第三次游雁宕山的日记。《游天台山日记后》说:”(三月)二十日抵天台县。至四月十六日自雁宕返”,可见徐霞客曾于崇祯三月二十一日至四月十五日第二次游雁宕山。《游雁宕山日记后》是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初八日第三次游雁宕山的游记。这次,登天聪洞,上雁湖顶,见正德年间白云、云外两僧庐,直至雁山绝顶见鹿群。

 

据《徐霞客墓志铭》,陈函辉曾问徐霞客是否到过雁山顶,徐霞客”听而色动”,第二天一大早即来到陈函辉床前告别:”予且再往,归当语卿。”过了十来天,徐霞客果然来见陈函辉,详细谈及雁山绝顶的情形。另,陈函辉《前纪游》组诗《序》云:”壬申初夏,(徐霞客)同其兄仲昭过予山斋,将再穷雁宕诸胜”,组诗之八中”注”云:”霞客语予:’宿雁山绝顶,上有麋鹿千群”‘。崇祯五年即壬申年,可见陈函辉在《徐霞客墓志铭》和《前纪游》中所说的正是这次雁宕山之游。也就是说,徐霞客于三月二十一日至四月十五日游过雁宕山,未到顶峰,也未曾写游记。当陈函辉问到他是否到过顶峰时,他无言以对,于是决定重游,直奔顶峰而去,并写下详细游记。

 

陈函辉《前纪游序》还说,徐霞客”自云: ‘吾行且陟昆仑出西域矣”‘,可见此时徐霞客已经有了明确的西行计划。这年七月,徐霞客与黄道周一起泛舟太湖,以”孤云独往返”为韵,即席赋诗。霞客诗先成,深得黄道周赞赏。

 

第十五次出游。崇祯六年(1633)夏,徐霞客北上京师,七月末西行游山西五台山和恒山,然后又返回京师;再由长江直下漳州三访黄道周,未遇。有《游五台山日记》和《游恒山日记》。

 

徐霞客于七月二十八日离开京城,途经保定,八月初四过阜平县,初五进入山西境内,然后花了四天时间遍游南西中北四台。初八离开五台山赴恒山,初九人浑源州境,初十游龙山及悬空寺,十一日登恒山绝顶。

 

第十六次出游。崇祯九年(1636),年届五十的徐霞客感到自己老病将至,计划已久的西游计划再也不能迁延,毅然踏上旅途,开始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也是最壮烈的一次”万里遐征”。这次旅行,基本上是按日记程,对旅途情形作了较详细的记载。我们可以根据游记概括其主要旅游路线。

 

据《浙游日记》,徐霞客于崇祯九年九月十九日乘醉放舟,同行者有静闻和顾、王两位仆人。为了与徐仲昭、王孝先、王忠纫、陈函辉、陈继儒等亲友晤别并为这次远行做一些准备,取”东迂之道”,途经今属江苏省的无锡县、苏州府、昆山县及今属上海市的青浦县、佘山,然后开始真正的”西行”。二十五由嘉善县入浙江省境内,经西塘、王江泾、乌镇、连市、新市、塘栖等地到杭州府;然后西到余杭,步行过临安县、新城县(今富阳县西境),再由水路东下,至桐庐县;再往南转溯富春江,经严州府(今建德县)、兰溪县、金华府,再往西经龙游县、衢州府,十月十六日抵达与江西搭界的常山县。同行的王二于十月初五逃走。

 

据《江右游日记》,徐霞客于崇祯九年十月十七日进入江西玉山县,往西经广信府(今上饶市)及铅山、弋阳、贵溪、金溪等县,至建昌府(今南城县),游新城(今黎川县)、南丰县后,又从建昌府出发,往西经宜黄、乐安、永丰、吉水等县到吉安府,再西经永新县,于崇祯十年正月初十进入湖南境内。在江西境内,徐霞客沿途游览了叫岩、龟峰、龙虎山、上清街、麻姑山、仙岩、石蛩、青原寺、梅田洞等名胜,并登临会仙峰、军峰山、武功山顶峰,遍游武功山附近香炉峰、石城洞、石门寺诸名胜。

 

据《楚游日记》,崇祯十年正月初十,徐霞客由界头岭进入湖南境内,十一日经茶陵州、攸县、衡山县到衡州府(今衡阳市);又经祁阳县、永州府(今零陵县)、道州(今道县)、江华县、蓝山县、临武县、宜章县、郴州、永兴县、耒阳县,在湘南游历一圈之后,回到衡州府,再西溯湘江,于闰四月初七日进入广西。

 

据《粤西游日记一》,崇祯十年闰四月初八日至六月十一日,徐霞客主要在广西东北部游览。闰四月初八日从黄沙铺向西南行,途经全州、兴安县,游柳山和湘山寺,登金宝鼎,探湘江源,考察灵渠运河和严关,二十八日至桂林。在桂林山水之间徜徉近一个半月,遍游桂林四周胜景如虞山、叠彩山、伏波山、七星岩、隐山、雉岩、南溪山、崖头山、荷叶山、刘岩山、象鼻山、穿山、龙隐岩、屏风岩、中隐山、侯山、牛角岩、狮子岩等等,其中,七星岩和雉山分别上过两次和三次。不仅如此,还往东北攀登桂林最高峰尧山,过靖江王墓群;往东南畅游漓江水,考察阳朔附近的龙洞、来仙洞、读书岩、白鹤山,登富教山。只有独秀峰处王城禁地,徐霞客多次要求攀登而未能如愿,成为终身遗憾。六月初十日,徐霞客离开桂林,沿途游琴潭岩、荔枝岩、牛洞、上岩等,十一又一路游览,来到永福县境内的苏桥,”遂与桂山别”。据《粤西游日),崇祯十年六月十二日至九月二十一日,徐霞客主要在广西北部及东南部游览。这段时间,经永福县、洛容县至柳州府又往北经柳城县至融县(今融水苗族自治县)。然后返柳州,继续南下,过象州及武宣县,到浔州府(今桂平县)再往东南方向的郁林州、北流县、容县游览一圈,回到浔州府。再取水路经贵县、横州、永淳县(今横县西境),月二十三日抵南宁府。此后一段时间皆在南宁府,但游记散佚,仅存九月初九登罗秀山一则。在这一地区游览的主要名胜有:立鱼山、柳侯庙、真仙岩以及勾漏、白石、都峤三山。

 

据《粤西游日记三》,崇祯十年九月二十二日至十二月初十,徐霞客主要游览广西西南部。九月二十二日从南宁乘舟,取道左江经新宁舟(今扶绥县)达太平府(今崇左县),往西北经太平、安平、恩城、龙英(今龙茗)、下雷、镇远等州,又经都结州(今隆安县西境)、隆安县,沿右江西岸,于十二月初十日回到南宁。沿途游览的主要景点有犀牛洞、碧云洞、白云洞、观音岩、龙井、壶关、飘岩、百感岩诸洞等等。

 

据《粤西游日记四》,崇祯十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八日,徐霞客为了带走朋友静闻的骸骨,带病在南宁府与恶僧交涉,十九日离开南宁,北出昆仑关,经南丹卫治三里城(今上林县境),抵庆远府(今宜山县),转往西北,经河池州(今河池县)、南丹州(今南丹县),于崇祯十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出广西。在三里城停留五十天,遍游韦龟岩、独山岩、小独山、青狮岩、白崖堡岩洞、琴水岩、佛子岭等名胜;在庆远府停留二十三天,遍游会仙山诸洞、龙隐岩、九龙洞、三门岩、观岩,登多灵山。经河池州游狮子洞、北山。

 

据《黔游日记一》,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三月二十七出广西,进入贵州下司,往北经独山州(今独山县)、都匀府(今都匀市)、麻哈州(今麻江县)、平越卫(今福清县);转西经新天卫(今贵定县)、龙里卫(今龙里县)、贵阳府(今贵阳市),然后绕道广顺州游白云山,过平坝卫(今平坝县),再西经安顺府(今安顺市)、镇宁州(今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关索岭守御所(今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四月二十四日抵北盘江东侧的永宁。沿途主要游览的名胜有:杨宝山、古佛洞、白云山、双明洞、白水河等,白水河瀑布即今黄果树瀑布,为我国最大的瀑布。

 

据《黔游日记二》,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过盘江桥,往西经安南卫(今晴隆县)、新兴所(今普安县)和普安州(今盘县特区),五月初九到达贵州最后一站亦字孔驿。沿途主要游览了北盘江上的铁索桥、晴隆威山的三明洞、普安的观音洞、盘县特区的碧云洞和丹霞山;还考察了南北盘江的源流。

 

《滇游日记一》为徐霞客由黔入滇之后最初八十七天的游记,于清顺治二年(1645)的变乱之中毁于火。这一段游踪,可从《游记》其他部分透露的信息作大致的概括:崇祯十一年五月初十日由滇南胜境关入云南,过平夷卫(今富源县)、交水(今曲靖市西平镇),然后往南沿南盘江以船行为主,抵曲靖府、越州卫(今曲靖市越州)和陆凉州(今陆良县),沿途沐石堡温泉,游览陆凉西部的石门(今乃古石林)胜景,再经嵩明州(今嵩明县)南部的杨林,抵云南省城(今昆明市)。在昆明游太华山,写《游太华山记》和《滇中花木记》;然后从滇池东岸往南,经呈贡、晋宁、江川等州县,至通海县有秀山,再南达临安府(今建水县),考察泸江源。七月十五日在石屏;八月初一日游颜洞,写《游颜洞记》。继续往东到阿迷州(今开远市),转北经弥勒州达广西府(今泸西县),途中写《随笔二则》。为了体例的整齐,现在一般将上述四篇文章作为《滇游日记一》。

 

据《滇游日记二》,崇祯十一年八月初七日,徐霞客在广西府(今泸西县),考察南盘江;然后往东北经师宗州(今师宗县)、罗平州(今罗平县),到贵州的黄草坝(今贵州兴义市);八月二十九日复人云南。

 

据《滇游日记三》,崇祯九月初一日,徐霞客从云南东界今富源县的笔冲起程,途经亦左县(今曲靖市西平镇)、寻甸府(今寻甸县)、嵩明州(今嵩明县),二十九日达昆明东北郊的三家村。这次横穿滇东,为了尽量不与原来走过的路重复,多取间道小径或人迹罕至的山区,沿途洗沐了石堡温泉,游览了东山寺、宗镜寺、法界寺、翠峰山寺。还考察了车湖、嘉丽泽等高原湖泊及滇池主要水源–盘龙江源,写成《盘江考》。

 

据《滇游日记四》,崇祯十一年十月初一日,徐霞客第二次来到昆明,结交了唐大来、吴方生、阮仁吾、唐玄鹤、张调治、张石夫、周恭先、金公趾、马云客、阮玉湾、阮穆声等一批滇中名士。在昆明,环游滇池一周。从南郊南坝乘船,横渡滇池,到安江上岸,绕经晋宁、昆阳、安宁等州,取道草海湖堤,从西郊夏家窑和土堆回城,沿途游览的主要景点有:白鱼口、天女城、金沙寺、石将军、牛恋石、龙王堂、石城、安宁温泉、曹溪寺、进耳寺、棋盘山等;滇池之外还游览了西北郊的筇竹寺、海源寺上洞和中洞、妙高寺、沙朗天生桥、富民河上洞等。十一月十一日抵达武定府(今武定县),此后缺十九天的日记。季梦良整理游记时曾询问当日随徐霞客同行的仆人,得知徐霞客曾在武定留憩数日,遍阅武定诸名胜。后至元谋县,登雷应山,见活佛,为作碑记,穷金沙江。然后出官庄,经大姚县、姚安府、姚州而达鸡足山。

 

据《滇游日记五》,因同行的顾行病弱,徐霞客十二月初在元谋县官庄茶房滞留数天,初六启程,往西经大舌甸、水井屯、仓屯桥等村到大姚县;再往南经龙冈卫到姚安府;再往西南经弥兴、普溯、云南驿到洱海卫(今祥云县);转往北经宾阱的宾居、州城附近及牛井,二十二日到达鸡足山。途中在大姚游妙峰山德云寺,作《宿妙峰山》,诗云:”路织千山积翠连,穷边欲尽到天边”;在姚安游览活佛寺、清莲庵;在祥云游览水目山、清华洞、九鼎山;并登鸡足山绝顶观日出。除夕夜,住在万山深处的僧房,凭窗看熠熠星光下朝山进香者彻夜荧然不绝的火光,徐霞客感叹:”此一’宵胜人间千百宵!”

 

据《滇游日记六》,崇祯十二年正月,徐霞客遍游鸡足山上诸胜景,考察山形地貌,搜寻清泉、悬瀑、陡崖、奇树、静室,了解诸寺渊源,抄录碑刻,寻访遗迹。还记载了正月十五观灯、人工喷泉、架桥渡水等活动以及僧侣们的日常生活情形。正月二十二日应木增的邀请离开鸡足山赴丽江。途经中所屯、北衙、西邑、松桧、辛屯、冯密等地,从南往北,穿过鹤庆府,沿途游览腰龙洞、鸡鸣寺等名胜;再往北经七和,过邱塘关,二十五日抵达丽江府,二十九日在解脱林受到木增的隆重迎接。

 

据《滇游日记七》,崇祯十二年二月最初的十天,徐霞客受到木增的盛情款待,他为木增整理编校文稿,为其《山中逸趣集》写跋,并辅导木增儿子的学习。二月十一日离开丽江南下,经鹤庆,游青玄洞及鹤庆的龙潭群;再往西经汝南哨、山塍塘,十四日抵剑川州,遍游金华山上的土主庙、天王石、玉皇阁、三清阁、玉虚亭、崖门诸胜;十八日抵浪穹县(今洱源县),游茈碧湖、九台温泉及佛光寨,直至月终。

 

据《滇游日记八》,崇祯十二年三月初,徐霞客到浪穹县南部的凤羽坝子停留七日,登鸟吊山,游清源洞,欣赏白族的种种风俗人情。初九离开浪穹,往南经邓川州(今洱源县南部)赴大理府,沿途游览欣赏普陀崆温泉、邓川西湖、油鱼洞、蝴蝶泉、”十里香”奇树、古佛洞、清碧溪及大理石等等;三月二十日离开大理,过下关,往西经漾濞街、永平县,途中攀登苍山西坡的石门,登宝台山,考察澜沧江铁索桥及炉塘的红铜矿;二十八日抵平坡,进入永昌府(今保山市)。

 

据《滇游日记九》,崇祯十二年四月初十,徐霞客离开永昌府西行,途经怒江、高黎贡山、龙川江桥,十三日抵腾越州城;后来经顺江、固栋、南香甸、界头、瓦滇、曲石等游腾越北境。腾冲是徐霞客一生游历最西的地方。

 

据《滇游日记十》,崇祯十二年五月,徐霞客主要游览腾冲南境,途经绮罗、团山、杨广哨、半个山等地,最南至马鹿塘一带,游览范围达今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梁河县境。十九日离开腾越州东返,六月份都在滇西重镇永昌,遍游附近胜景。在整个《游记》中,有关永昌的记载最多。据《滇游日记十一》,崇祯十二年七月,徐霞客游历了一般人很难涉足的永昌西北境,经虎坡、大寨、松坡、蛮边、北冲、清水关等处,游览了水帘洞瀑布,并登上高黎贡山东坡的石城。二十九日离开永昌南行。关于永昌,除了《游记》之外,还有《永昌志略》和《近滕诸彝说略》等专文。

 

据《滇游日记十二》,崇祯十二年八月初一日,徐霞客从小猎彝起行,往东南经枯柯新街、右甸(今昌宁县)、锡铅、顺宁府(今凤庆县)、鹿塘达云州(今云县),再回顺宁府,往北过澜沧江和黑惠江进入蒙化府(今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转东过龙庆关到迷渡(今弥渡县),再往东转北,经过洱海卫(今祥云县)、荞甸、宾川州,于二十二日回鸡足山。

 

据《滇游日记十三》,崇祯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十四日,徐霞客在鸡足山一边治病,一边搜集资料,考察地形,并继续游览水帘洞瀑布、山脊灵泉、崖半洞穴等地;九月十五日以后,受木增邀请,修撰《鸡山志》。现存日记至九月十四日止;《鸡山志》留存至今的只有《鸡山志目》和《鸡山志略》一、二。另有《丽江纪略》、《法王缘起》和《溯江纪源》(又名《江源考》),当写于此时或稍后。徐霞客在鸡足山赠妙行诗两首的原件现存云南省博物馆,是徐霞客流传至今的惟一手迹。崇祯十三年正月,徐霞客已”两足俱废”、心力交瘁,木增派人护送他东归。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