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感冒的日子就像家常便饭了,不舒服,还得挺着,我也记不得自己已经过了多久,不记得吃饭,不记得出门,更不记得有多少白天与黑夜,任自己躲在角落里,不敢看外面的世界,我想问个究竟,可是我思索了许久,都没有答案。

我自己絮絮叨叨的个疯子,一到晚上就梦是各种梦,我思索着过去,却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会有人说你至于么。有人在柬埔寨修养,说:心若没有停留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我说:我就是想停下来,却有又找不到了停留的地方。我拼命去争取的,证明的,就像褪去的彩霞,给了我美好的感觉,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其实我越怕,越没勇气去做的,反而成了现实,于是我不知所措,随之而来的就是疼痛。
爬起来,倒下去,然后自己絮絮叨叨的,每天面对的自己就像一个疯狂的怪兽,无法认清,于是我癫狂的不睡觉,运动,洗澡后在午夜的街头乱窜,从城市的一边到令一边,坐在高楼下,抽烟,透过树木看对面的建筑,于是我安静了许多,时间也凝固了,然后接着走,等我走回家,已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
每天我除了爬起来,倒下去就是扫地,一层不变的动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我有时候想和烟头一起爬进垃圾口袋。

image

如果能给这些一些形容词的话,那就是一个字:乱。可能还附带几个评价:不成熟。但是我想说,这不是真正的我。
我不善于言辞,更不善于表达,善良的到弱,最讨厌的就是欺骗,最在乎的是情意,认准儿的事儿一定不会变,只是自己淹没自己,然后自己神经兮兮的自己对付自己。
半夜惊醒的滋味很不爽,然后我一定不会睡,思索着。。。近乎病态。。。我能说的,都写在这,就像过去这三两年,大多数的表达都在这,有时候怀疑自己是否有了语言障碍或者交际的障碍,不懂了接纳,忘记了表达,每到下雨刮风的时候,我会神经的挠琴唱歌,不怎么听歌,一听就是一首几个小时。
过去的日子了,我习惯了在办公室呆到深夜或凌晨,忙于工作或自己的其他,习惯于一天奔波于几处,接太多太多的电话,正如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转念一想,其实没那么复杂,不是自己要求的多高多低,只是自己放不下而已,赚到的钱永远不够。我们真正需要的只是一个平静而又正常的生活,钱呢,当然是越多越好,还可以满足各种小欲望。上班,赚钱,抵抗生活的压力,享受周末以及其他假期的时光,陪伴父母,照顾爱人及孩子。简单的说应该是:活着,生活,这里蕴含了太多,其实却很简单,而我等的仅仅是这一刻而已,和所有人一样,没有区别,一点区别都没有,一点也没有。
凌晨四点,前半夜的酒还在燃烧,只是坐在椅子上用手机敲打着近乎变态的文字,一直默默的问自己:你敢不敢?
前半夜朋友问我是否应该在成都定居?我也没法明确的回答,每年家里都会催促我买房子,也许他们看来我把房子买了,成家了,就好了,正如人们的生活一样,我又何尝不明白,后悔的东西会让自己肠子都烂掉。一番页可能很厚,这就是我的伤。
前半个上午自己在家挠嘀嗒,这个以前我并不特别感冒,现在自己唱起来却也浮想连篇。
我醉了,醉在空气里,越想呼吸,却又不给空气,缺氧的时候人就变得更笨。
于是我又问自己:什么是你想要的生活?其实这早就有了答案,没有时间渊源,从我明白的那一刻就一直在我心里,只是有些东西我没有去争取。

image

我的记忆被切成了片,剁碎了成了渣子儿,能记得的,就那么几年了,我拼命的拼接,却怎么也连不上了。于是我感到无比的疼痛,用老赵的话讲就是现在给我服用云南白药也无法弥补我心灵的创伤。

如果要表达什么,那我想说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很大很深的坑儿,义无反顾的往下跳,跳了还不忘了拉人下去。用牵引索都没把自己拉出来。

不想自己在某个时候看着大家开心的笑,而我却无动于衷,而眼里还又许多的忧伤。把最傻的自己,最真的自己,留给一段混沌却无比美好的时候。来这的路上车里除了许巍,还要朴树的她在睡梦中,很久没听了,却不会让我忘了歌词。

凌晨五点,我是没法睡的,两个喝多了的哥们我是不会和他们挤在一起的,下午还约了喝茶呢,关于工作的事情,可是我怎么也打不起精神,一点精神也没有。

image

我斗争的不过是那个自己,其实他不会走,只是我应该让它走出来。

image

当我知道疼的时候,我也更明白别人疼的感觉,越来越明白了,有时候会有一点点欣慰,这是真的,不是假的。

春天来了,成都最美好的时候,我却沉沉的不知所措。。。二月过了,就是三月,希望三月我过得好,爬过去。。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