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疼

分享到:

喘息间,春节都到了,日子悄无声息就这么大半年过去了,今天去了昭觉寺,前些天走了峨眉山,再往前就是科华路,然后是川大,再往前就是西藏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闲下来的日子更可怕,我躲在我的房间里读书,睡觉,期盼着天不要亮。

我以为我不会感觉到,可是没想到却深入骨髓,好似过夜的酒精,第二天早上才上头,告诫自己要清醒,期待满血复活,可是却是不断的掉血。

这几年忙忙碌碌,为了我期待的,打拼的,尽管我感觉得到,可是只要一丝尚存,就不放弃,所以我拼了命的工作,至于为什么,可能有人以为是为了生活,但是这只是一个原因,只是一个。

疼

闲下来的时候我又拼命的近乎疯狂的寻找我认为的答案与原因,可是我找不到,于是就是疼,也许我在体会别人一样的疼痛,于是我想深呼一口气,发现空气好冷,而且我呼吸的好疼,原来真的会疼,而且真的好疼。

人只在一个呼吸的瞬间,连喘口气的不让喘,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听着窗外爆竹声声,我连一点想法都没有,一点都没有,于是我又疯狂了,拼命的想,然后又开始疼。

梦,依旧是梦,横刀立马,蒙古长调,我追寻着骏马的足迹,可是找不到我来时候的路,于是我就迷失了,迷失在这片茫茫的草原上。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总是梦,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冥冥中注定的东西。

——————————————————————————————-

这个孩子我认识,一直在我梦里,可是别人告诉我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于是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发了神经,于是我翻遍自己的本子,通讯录,明明有这个孩子,只不过是他走远了,去了他想去的地方。然后朋友又告诉我你是最近睡多了吧,痴呆了。我依稀记得他站在金色的稻田前,看着风吹稻浪,然后满眼的金黄色,于是我们有了下面的对话:舍不得? 是啊,我呆了好久,还有很多小伙伴在这。我说:他们一直都在。小男孩摇摇头,继续向远方望去。我依稀记得我骑着单车,载着他走了很远,在一个有一小汪水的小池塘边听了下来,他说:你知道吗,我们这很平,就是没有山,我想看看外地的山,我说我也喜欢山,连绵起伏的山,特别是雪山。是么,我也想看看,我真的没看过呢? 我接着说:其实草原也平,一马平川,马群,羊群,天苍苍,野茫茫,真好。他一脸困惑,还有比这还平的,我说是呀。于是我搭着他消失在金色的稻田中。

—————————————————————————-

我把龙猫忘在了白玉,尽管我在郫县狂追了二十多公里把它追回来过一次,但是这次我无能为力,于是我特别感谢他陪我的无数个夜晚,在我的床头,胖胖的家伙,拎着粽子,看到他我才好入睡。我想他一定幽怨的看着我,在窗台上苦苦守候我把他带回了,可是我没有。

————————————————————–

很多人都很关心我,我只能说谢谢。

———————————————————————–

我抛弃了我拥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因为我找不到自己了,貌似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于是一切都被打乱,因为我在寻找答案。

—————————————————————————–

dont panic ,eric.

关于 希夏邦玛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